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43)【作者:seedfreedom】
【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43)【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609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3章:引导者的首领—阿姆

  话说上回我们一行人在解决绝望集团的事件后,其它关于引导者的案子也接连出现,各地都出现了许多带着黑色护腕的污染人类,对此讨伐引导者的任务也越来越多,已经到了大陆各国都无法忽视的程度。

  某一天,根据可靠的情报指出,引导者集团的干部们,目前正躲在在一座叫佩佩罗恩教会的城堡里。

  为了讨伐引导者,我带着同伴们来到了这座城堡之中,另一方面,Al教会的人马也即将抵达此处,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绝对不是来帮助我们的!

  在城堡附近的森林里,四大主教之一的罗雷,带着他的200名部下即将要攻入城堡之中。

  骑士队长说道:「安罗恩主教,根据斥侯的报告,佩佩罗恩教会里面确实存在着引导者的干部,而且敌人的数量也不多,但是城堡的内部放置了几个能够召来怪物的壶,所以现在里面到处都是怪物!」

  「那…那教会的相关人员呢?」罗雷问道。

  「似乎都已经被引导者给歼灭了,也不清楚是否还有幸存者?」

  「这样啊……」

  罗雷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发出奇怪的笑声:「库库库……真有趣呢!」
  「咦?什么?」

  「既然教会的相关人员都已经死了,那么这也代表着我们能够随心所欲的战斗了!库库库……如果打倒引导者的干部的话,应该能得到不少分数吧?库库库……这对我的法王测试非常有利!」

  听着罗雷得意的笑声,骑士队长感到一丝恐惧。

  这时罗雷激动的喊道:「伊…伊亚西斯!」

  伊亚西斯就是罗雷身边的两个女子怪物,虽然她们负责照顾罗雷的生活起居,但却不是出自于真心的,仅仅是因为罗雷是她们的主人而已。

  伊亚西斯推着主人所乘坐的轮椅,慢慢的往前进。

  罗雷得意的说道:「好了,出发吧!向神的敌人们挥下正义的铁锤吧!嘻嘻嘻??」

  在罗雷的命令下,Al教的骑士们立刻展开行动,朝着教会发动了突击。
  另一方面,先前就攻进来的我们一行人,因为城堡里的怪物太多,所以不得不先躲在某个角落里休息。

  「呼……呼……大家都没事吧?」

  「没事……」

  我回头看看同伴们的情况,幸好大家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只是消耗了不少体力和魔力。

  此时我们的周围堆满了许多怪物的尸体,虽然说要对付它们并不困难,但是数量过多的话,打起来却也有些吃力。

  此次的队伍,我带来了库鲁库、阿姆兹、志津香,以及玛莉亚,以这样的组合来说,我们虽然可以应付各种状况,但是面对数量众多的敌人,还是有些困难。
  「可恶!敌人实在是太多了!必须要想个办法才行!」

  「赛利卡,我想这些怪物应该都是被『能够吸引怪物的壶』给吸引过来的,我看还是先把壶给找出来吧!」库鲁库说道。

  「说的也是,那阿姆兹……开路的工作就交给你啰!」

  「没问题!看我大显身手吧!」

  于是我们在阿姆兹的武勇下,成功的杀出一条血路,然后顺利的找到了能够吸引怪物的壶。

  「库鲁库,难道这个壶就是?」我好奇的问道。

  「没错!这个就是能够吸引怪物的壶,只要把它给打破,那么这一带就很难遭遇到怪物了!」

  「好!那么我动手了!」

  于是我便把壶给打破,顿时周围的环境好像改变了一样,怪物们的气息都渐渐离去。

  库鲁库说道:「如此一来,这附近就安全了!赛利卡,我们先休息一下再继续吧!」

  「说的也是。」

  在稍作休息后,我们一行人又继续探索这座城堡。

  当我们来到下一个区域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用手势要大家先停下来。

  此时出现在眼前的是罗雷他们一行人,而当罗雷的脸出现在眼前时,我们所有人除了库鲁库以外,全都大吃一惊。

  「哇啊啊!这个人是谁啊?好像干枯的怪物喔!」玛莉亚惊讶的大叫。
  「你…你这家伙……真是太无礼了!」听到罗雷被羞辱,一旁的骑士队长生气的说道。

  「是安罗恩主教吗?晚上好!」

  库鲁库见情况不对,赶紧上前打招呼,但这并不是代表库鲁库很怕他,而是罗雷这个人很危险,必须要尽量避免正面冲突才行。

  罗雷直接无视了库鲁库的问候,依旧在沉思着什么。

  这时志津香问道:「库鲁库,这个人身后的两名女性……是女子怪物吗?」
  「没错!她们是很稀有的女子怪物,名叫伊亚西斯的种族,作为召唤师的安罗恩主教,现在是由伊亚西斯来负责照顾的,」「原来如此,不过……这两个人似乎不太开心。」

  「库库……」

  「嗯?怎么了吗?」

  「呀—呀—呀—库卡卡卡卡卡——」罗雷突然发出诡异的声音,让人完全搞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怎…怎么了啊?」

  库鲁库说道:「别担心!这只是因为安罗恩主教喉咙的情况很差,所以在开始说话之前,都要像这样让清一清喉咙。」

  「呜??好恶心喔!」我有些反感的说道。

  这时罗雷开口说道:「呵呵……莫福斯……我看你两手空空的……看来你也还没有完成任务啰?」

  库鲁库沉默不语,心里略有所思。

  我问道:「老头子,你们也是来讨伐引导者干部的吗?」

  「没错!虽然让那些人逃跑了,但是我们重新包围了漆黑的公主,库库库……要抓住她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库库库……这一次任务的分数……是我的了!」

  「漆黑的公主?」

  在听到这个名字瞬间,我马上联想到某一件事上,而库鲁库似乎还在状况外,便问道:「那个叫漆黑的公主的人,她到底是什么人?」

  「咦?这个……」

  「请说明一下!」

  「但…但是……」

  「请说明一下!」

  一旁的骑士被库鲁库逼问到无法再隐瞒了,便老实的回答道:「这个漆黑的公主是指从属于引导者组织的暗杀者,听说她是人类与恶魔混血而生下的半恶魔,是恶魔的同时,但却又不受到恶魔的约束,好像没有契约却也能够狩猎人类的灵魂。」

  「喔?这么厉害啊!」

  「是的!在不久之前,我们在追捕引导者的干部们的时候,她突然出现,然后帮引导者的干部们断后的样子。」

  「这样啊……」

  这时罗雷又接着说道:「库库库……漆黑的公主已经打倒了数十名实力不弱的神官了,如果能够打倒她的话,我一定就能在法王的测试中得到不少分数的!」
  我说道:「漆黑的公主吗?很抱歉……在确认那个人的身份之前,我是不能让你们打倒她的!」

  「什么?你…你这家伙!居然想要抢走我的猎物……呜??莫福斯!果然你们女人都是肮脏的存在!呜??真是可恶!」

  罗雷越说越激动,整张嘴巴飞快的舞动着,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库鲁库辩解的说道:「慢着!我并没有……」

  「闭…闭嘴!不要再说了!要成为下一任法王的人是我!你…你只要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就行了!来人啊!马上把她们几个给我收拾掉!」

  罗雷不顾库鲁库的辩解,直接下令要圣殿骑士们来除掉我们。

  骑士队长有些为难的说道:「那个……安罗恩主教,不管您怎么说,这都太……」

  「你…你们……难道你们不肯听从我的命令吗?难道你们想让自已的亲友们受到宗教审判吗?」

  听到罗雷这么说,骑士们不得已只好拿起了武器,可见这个宗教审判是有多么的不人道。

  罗雷大声的说道:「给我杀了她们!」

  「可恶……只好拚了!」

  「主教大人!这里很危险,还请您先退下吧!」

  「嘻嘻嘻??反正我们人这么多,也不需要指挥了!就…就交给你们了!」
  罗雷话一说完,便在伊亚西斯的服侍下离开了。

  「切!真是个乱来的老头子!」

  「非常抱歉!莫福斯主教,请您觉悟吧!」

  战斗一触即发——这些圣殿骑士虽然不弱,但完全不是我们的对手,两三下就被打倒在地。

  「呜啊啊啊?!!!」

  骑士们痛苦的哀号着,库鲁库觉得不忍心,便对他们施展治疗魔法。

  骑士们感激的说道:「谢谢您帮我们疗伤!莫福斯大人。」

  「你们赶紧离开吧!我帮你们治疗的事可千万不能说出去!」

  「这个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

  骑士们道完谢后,便赶紧离开了。

  我说道:「还真是可悲啊!看来无论是哪个宗教还是团体,都会有那种上级欺负下属的情况出现!」

  库鲁库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吧!浪费太多时间了!」
  于是我们一行人又继续前进。

  然而,当我们来到下一个区域时,突然发生一阵震动,走道的墙壁和天花板都塌了下来。

  「哇啊啊啊!!!」

  「可恶!快点撤退!」

  我们一行人赶紧撤退到安全的地方。

  我问道:「大家都没有受伤吧?」

  「我们没事……」

  「可恶!怎么会突然发生崩塌呢?一定是那个死老头干的好事!」

  志津香说道:「赛利卡,我看还是用感知魔法来探路,然后小心的前进吧!」
  「说的也是,就这么办吧!」

  于是我一边使用感知魔法来探索周围的环境,然后小心的往前进。

  另一方面,引导者组织已经被逼入了绝境,铠甲四人组又在商讨着撤退的事情。

  赛克纳欧特愤怒的说道:「那个可恶的臭老头!都已经是那个年纪了,想不到居然还这么厉害!喂!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啊?」

  赛克纳欧特转过头来询问着大家,但此时队伍里只剩下队长帕尔欧特、沉默寡言的塞克纳欧特,以及不知在讲什么话的空塔欧特而已。

  赛克纳欧特无奈的说道:「唉??连个能说话的对象都没有吗?队长你怎么看?」

  帕尔欧特默默的摇了摇头,然后把目光投向他们刚才逃走的地方。

  赛克纳欧特疑惑的问道:「你是在担心他吗?」

  「嗯!」

  「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我们必须要从Al教的追击中逃走才行!而且那家伙还挺强的!说不定他自已就有办法可以脱身啊!」

  就在此时,我们一行人追来过了。

  我大声的说道:「是引导者的那些家伙!你们几个……这一次不会再让你们给逃了!」

  「切!是其它的追兵吗?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时帕尔欧特伸手制止了,正打算要拿起武器的赛克纳欧特。

  赛克纳欧特疑惑的问道:「你是说这里交给你是吗?」

  嗯!」

  「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拜托不要死啊!」

  「交给我吧!」

  于是帕尔欧特留下来断后,其它的人就趁机逃走了。

  我说道:「只剩下你一个人吗?报上名来吧!」

  「我是启示的哲学家,斯普林·帕尔欧特!不准你们通过这里!」

  战斗一触即发——虽然帕尔欧特的实力也不弱,但跟我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在十多个回合后,就被我给打倒在地。

  「呜啊啊啊啊!!!」

  「哈哈哈!是我赢了!好了,快说漆黑的公主在哪里吧?」

  「漆黑的……公主?」

  对于我的提问,帕尔欧特感到十分的困惑。

  我说道:「听说是跟你们在一起的暗杀者,难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吗?」
  「不知道……」

  「嗯?」

  「对我而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是……」

  「喂!我不是来听你讲遗言的!快点把你知道的情报都给我说出来!」
  「从那个人那里……听到了真实之后……我失去了许多的……语言……」
  「真是的!本大爷不想听你说废话!如果你不肯说的话,我就一剑将你了结了!」

  「即使如此……我也想报达……那个人的恩情……阿姆大人……」

  「喂……喂……」此时帕尔欧特一动也不动,很显然他已经断气了。

  我无奈的说道,「真是的!要死就快点死啊!没事在那边废话干嘛?」
  库鲁库说道:「赛利卡,我们还是赶快去找那个漆黑的公主吧?我觉得这件事越来越可疑了?」

  「我也有同感。」

  于是我们一行人又继续探索行动。

  另一方面,人手众多的罗雷早就将漆黑的公主给团团围住,他要部下们布下法阵,用Al教的法术来解决她。

  「库库库……」

  此时罗雷正在玩弄着伊亚西斯的胸部,由于罗雷全身上下都已经衰老,目前只剩下双手还能够行动,而为了方便玩弄伊亚西斯的胸部,罗雷要她们弯下腰来,一直到他玩腻了之前都不能乱动。

  「库库库……漆黑的公主啊!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的顽强!竟然要花上五只巨大的召唤魔物,和30名的精锐圣殿骑士才……」

  一想到自已的损失,罗雷就用力的捏伊亚西斯的胸部来出气,伊亚西斯疼到脸部的表情都变的有些扭曲。

  一旁的骑士担心的劝道:「请您冷静一下!安罗恩主教,太过于激动的话,对身体很不好的!」

  「库库库……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是!虽然花了不少功夫,但总算是将目标成功的封印在结界之中,现在骑们正在咏唱咒语,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能将对方给消灭掉!」

  「库库库……很好!很好!漆黑的公主啊!你就尽量的痛苦吧!等到痛苦结束的时候,就是你该消失的时候了!哈哈哈!」

  罗雷得意的哈哈大笑,但是一旁的骑士却不这么想,因为这件事另有隐情,但是大家都怕罗雷会生气,所以谁都不敢说出来。

  另一方面,当我们来到最后一个区域时,我突然伸手要大家停下来,然后以飞快的速度,朝着躲在墙角的人扑了过去。

  「逮到你了!」

  「哇啊啊啊!」

  「赛利卡!」

  众人赶紧跑过来看,只见我将一名圣殿骑士给压制在地上。

  我说道:「哼!你们不要以为用同样手段,每一次都会有用!」

  「可恶!明明这就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老实的交代清楚!」

  「其实……我是安罗恩主教派来阻止你们继续前进的,为了不让你们妨碍我们打倒那个引导者的暗杀者。」

  库鲁库说道:「关于那个暗杀者的事情,我们已经问过了引导者的干部,他说他并不知道有这个人。」

  「你该不会是在说谎吧?」志津香质疑道。

  「没…没有啊!总而言之,我们已经抓到了那个漆黑的公主,并布下了封印术的法阵,我想再过一会儿,就可以把那个家伙给消灭掉了!」

  「什么?!糟了!」

  我赶紧从骑士的身上起来,然后飞快的往举行仪式的房间跑去,其它的同伴们也紧跟在后,很快的我们便来到了目的地。

  此时大约有十多名的圣殿骑士,他们在地上用树枝布下了一个封印用的法阵,然后口念咒语,要将封印在结界里的人给消灭掉。

  「还来的及吗?」

  「赛利卡你看!结界志木已经在运作了。」

  「结界志木?那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种仪式用的魔法道具,只要配合Al教的法术,就能把结界内的人给消灭掉。」

  「糟了!要再快一点才行!」

  「什么?慢着!赛利卡。」

  我不顾库鲁库的叫喊,直接攻向了那些圣殿骑士,骑士们全都乱成一团。
  在战斗中,我成功的破坏了法阵,封印的法术也被迫停止,骑士们见打不过我只好仓皇的撤退。

  「赛利卡,你到底是在做什么啊?」库鲁库质疑的问道。

  「别担心!库鲁库,其实漆黑的公主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什么?」

  众人听到我这么说,全都很惊讶,然后又一头雾水的样子。

  我说道:「其实呢……这件事应该是那个死老头他自已搞错了,引导者的暗杀者是真有其人,但他绝对不是个女的!」

  「嗯?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志津香问道。

  「很简单嘛!既然引导者的干部并不知道有这件事,但是暗杀者却是真的有这个人,所以一切都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原来如此,那…那个漆黑的公主究竟是什么人?」玛莉亚问道。

  「我想待会儿应该就能够知道了,大家先静观其变吧!」

  于是众人又再次的把目光集中在封印的法阵上,只见蓝色的光芒逐渐消失,一个人影慢慢的出现,而当他的身影清楚的映在人们的眼前时,除了我之外的其它人全都大吃一惊。

  「咦?!这不是Dark兰斯吗?」玛莉亚惊讶的说道。

  「真的耶!是兰斯的儿子!」志津香说道。

  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名半恶魔少年,一头棕色的头发,头上长着一对蓝色的角,五官看起来与兰斯有些相似,身上穿着黑色的铠甲,手上着一把造型奇特的魔剑。
  库鲁库疑惑的问道:「你们两位认识他吗?」

  「是啊!这孩子是兰斯和恶魔菲利斯的儿子,当初我们是在赛斯冒险时碰到的,才短短两年的时间,想不到已经长的这么大了!」玛莉亚感叹的说道。
  「呜……我这是……咦?你…你们是什么人啊?」

  Dark兰斯紧张的握着手中的魔剑格拉姆,这把魔剑是恶魔三王子赐与他的武器,会随着Dark兰斯的感情变化而成长。

  原本魔剑格拉姆只有一把匕首那么大,而现在已经变成一把长剑的大小,透过这把武器,Dark兰斯能够不需要透过契约,而可以直接狩猎人类的灵魂,可以说是非常的危险。

  而Dark兰斯本身也很优秀,虽然年龄上只是个孩子,但因为恶魔的特性,所以成长的速度很快,现在已经有人类15、16岁的外表了。

  至于能力方面那更是夸张,Dark兰斯继承了父亲兰斯的血统,不但才能界限是无限大,而且还具有剑战斗LV2的才能,配上魔剑格拉姆,可以说是如虎添翼,普通的人类战士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这么难抓的原因。
  看到Dark兰斯还在警戒着我们,玛莉亚试着安抚他,说道:「Dark兰斯,你
冷静一点!我是玛莉亚,我们曾在赛斯见过几次面,你还记得吗?」

  「赛斯?这么说的话……我确实有点印象……不对!你们不是和兰斯那个家伙在一起的吗?他在哪里?该不会是躲在什么地方吧?」

  志津香说道:「你冷静一点!我们已经和兰斯没有任何关系了,而那家伙现在也不在这里。」

  「这样啊……」

  听到志津香这么说,Dark兰斯松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完全松懈下来。
  Dark兰斯问道:「刚才是你们救了我吗?」

  「没错!」我说道。

  「虽然我很想要跟你们道谢,但你们应该也是和领导者敌对的吧?那么……你们就是我的敌人了!」

  玛莉亚劝道:「Dark兰斯!你不要这个样子!那个引导者不是什么好组织,你还是赶快脱离他们吧!不然你母亲会很难过的!」

  「你给我闭嘴!我……不对!俺已经舍弃了人类和恶魔的身份,现在俺是阿姆大人的部下,破坏这个腐朽世界的存在,我是这个世界的复仇者!」

  Dark兰斯如此大声的说道,完全就是一副中二病屁孩的宣言。

  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说你啊……这种丢脸的话不要乱说喔!不然会被别人笑的!」

  「给我住口!不要把俺当成还是当年的小孩子,现在俺的力量已经觉醒了!俺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Dark兰斯话一说完,便散发出强烈的杀气,让人不敢靠近。

  阿姆兹兴奋的说道:「半恶魔吗?看起来还挺厉害的!赛利卡,能够把他交给我吗?」

  「要小心一点喔!」

  「哼!不管对手是谁我都不会输的!接招吧!」

  战斗一触即发——Dark兰斯立刻发动猛烈的攻击,但是阿姆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在跟我和谦信长期的对练下,阿姆兹已经能应付实力强大的剑士了。
  阿姆兹看准时机发动「枪连击」,在连续的快速突刺下,Dark兰斯被打得措手不及。

  「可恶!这个女的怎么这么厉害?」

  「怎么了?再让我更兴奋一点啊!」

  锵!

  正当两人在短兵相接的时候,Dark兰斯突然运起全身的魔力,想要发动自已的必杀技。

  只见他口中念道:「终焉之理,带以绝对的轮回天秤之上,筛选其万理——回应吧!」

  听到Dark兰斯念出了这么一段咒语时,我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大声的喊道:
「阿姆兹!快点退后!」

  「咦?」

  听到我的话时,阿姆兹虽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迅速的往后退,不过还是慢了一步,因为Dark兰斯已经用「魂狩」吸取了她一部分的灵魂。

  「什么?」

  众人大吃一惊,突然阿姆兹觉得自已全身无力,整个人跪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阿姆兹!你没事吧?」

  「我没事……呜??」

  「阿姆兹!」

  库鲁库上前检查阿姆兹的生命迹象,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说道:「大家请放心吧?阿姆兹小姐并没有大碍!」

  「呼??」听到库鲁库这么说,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库鲁库却还是有些胆心,心想:「混血的恶魔吗?还真是可怕的力量!居然真的不需要契约,就能直接狩猎人类的灵魂,若是放任不管的话,一定会造成很严重的威胁,必须要早点把他给除掉才行!」

  此时库鲁库已经怀抱着杀意,他认为Dark兰斯实在是太过于危险,必须要把他给除掉!

  Dark兰斯得意的说道:「怎么啦?难道你们就这点本事吗?」

  「哼!你可别给我太嚣张了!小鬼,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弑神者的厉害!」

  我话一说完便拔出魔剑海谢拉,全身散发出惊人的魔力。

  正当Dark兰斯以为我和他还有着十多步的距离时,突然间,我开始高速移动,
速快到让人觉得眼花缭乱。

  「锵!」的一声,Dark兰斯勉强挡住了我的攻击,但我立刻用脚朝着他的腹部踢了下去。

  「哇啊啊!」

  我看准时机发动猛烈的攻击,Dark兰斯渐渐抵挡不住,心想:「可恶!这个人怎么这么厉害?没办法了,只好再用那一招了!」

  正当Dark兰斯想要再用一次魂狩,来吸取我的灵魂时,我立刻发动一记雷系魔法,电的他哀哀叫。

  「哇啊啊!」

  「怎么样?要认输了吗?」

  「吵死人了!我才不会输呢!」

  Dark兰斯使出了全力一击,但是他的招式早就被我给看穿,只见我轻易的破解了他的招式,然后使出了必杀技。

  「飞燕剑!」

  「哇啊啊!」

  Dark兰斯整个人飞了出去,然后倒在了地上,即使他拥有恶魔顽强的身体,但也能以承受我的攻击。

  「呜??可恶!」

  Dark兰斯勉强撑起了身体,但是却发现自已经站不起来了。

  「呜??我的身体!」

  「到此为止了吗?」

  我见Dark兰斯已经无法再战斗了,便将魔剑收了起来。

  Dark兰斯说道:「等一下!我还没有输呢!」

  「你省点力气吧!你明明都已经快要站不起来了!」

  玛莉亚也劝道:「Dark兰斯,你就不要再逞强了!还是乖乖的住手吧!」
  「你给我住口!我……不对!俺已经舍弃了Dark兰斯这个名字,现在的俺已经改名叫漆黑的王子—阿留艮·库雷佩了!」(这鬼名字不知道当初汉化组是怎么把它给翻译出来的?)「阿留艮……库雷佩……这是什么奇怪的名字?」
  「噗!」

  「咦?」

  这时我转过头去,看到库鲁库的嘴角微微上扬,有些惊讶的说道:「库鲁库,难道你刚才笑了吗?」

  「没…没有!我并没有笑!」

  「嗯……阿留艮·库雷佩。」

  「噗呜……请…请你住手!」

  「哈哈哈!喂!你们看到了没有?那个三无属性的库鲁库,居然被逗笑了!」
  「不要取笑人家的名字啊!」

  Dark兰斯生气的说道,整张脸也红了起来。

  我说道:「好好好!我们不笑不笑,不过……你也别乱改名字了,叫Dark兰斯就行了!不然……阿留艮·库雷佩这名字好难记喔!」

  「噗呜!」库鲁库又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很显然这个奇怪的名字完全戳到了她的笑点。

  「呜??够了!你们给我听好了!如果还有机会见面的话,到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了!先给我把命留到那个时候吧!」

  Dark兰斯话一说完便打算离去,但是库鲁库并不打算放过他,只见库鲁库突然冲了过去,然后将Dark兰斯绊倒在地。

  「哇啊啊!」

  「库鲁库!」

  所有人看到后,全都大吃一惊。

  Dark兰斯生气的说道:「你在干什么啊?你这个阴险的矮子!」

  「失礼了!」

  库鲁库一瞬间就骑到了Dark兰斯的身上,手里还拿着装着不明液体的注射器。

  「你…你想要干什么啊?」

  库鲁库说道!「这个是能够让人即死的毒药,既然你是引导者的一员,又是个半恶魔,而且还杀了那么多人,我当然不能就这样放过你!」

  「什么?!」

  「住手啊!」玛莉亚激动的大叫。

  「抱歉了!」

  正当库鲁库要动手的时候,我赶紧将她拿着注射器的那一只手给抓住。
  我说道:「库鲁库,你冷静一点!不要做傻事啊!」

  「可是……要是随便放过他的话……」

  「别担心!留这小子一条命应该会有,而且……现在还不是他死的时候!」
  「没…没错!库鲁库,请你放过Dark兰斯吧!这孩子很可怜的!他和母亲相依为命,其实他的本性并不坏,现在的他只是误入歧途而已!」

  看到玛莉亚也在为Dark兰斯求情,库鲁库便心软放过了他。

  Dark兰斯赶紧站了起来,生气的说道:「你们都给我记住!这笔帐……我绝对会讨回来的!」

  Dark兰斯话一说完便逃走了。

  这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托洛奇,生气的对库鲁库说道:「你这个大笨蛋!他可是教会有通缉,必须要消灭掉的恶魔耶!喂?!你有在听吗?」

  另一方面,Dark兰斯逃走的消息也传入了罗雷的耳中。

  罗雷惊讶的说道:「什么?漆…漆黑的公主逃走了「」

  「是的!事情就是这样!」负责报告的骑士如此的说道。

  「是…是莫福斯……那个家伙做的吗?呜呜??」

  罗雷激动的从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听得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那个混蛋……故意装作对法王之位没有兴趣的样子……好让我对她掉以轻心……结果又跑来坏了我的大事……呜??果然和41年前的伊斯艾尔一样,都说了女人根本无法担任法王啊!」

  「我绝对饶不了你!我绝对要杀了你!莫—福—斯—!」罗雷歇斯底里的怒吼着。

  在那之后,这起事件便不了了之,虽然我们干掉了一个引导者的干部,但是却放过了Dark兰斯,而且还跟罗雷结下了梁子。

  照着这死老头爱记仇的个性,将来他一定会想办法来报复我们的!

  几天后,我们在香的房间里举办茶会。

  由于最近从Japan送来了一大堆的点心,于是我们便想找个时间来开一场茶会。

  「嗯??这个蛋糕好好吃喔!」

  「这个爆炸团子也很美味是也!」铃女说道。

  「嗯嗯……这个点心也好好吃!」谦信说道。

  这时香突然说道:「对了,听说最近引导者的行动开始活跃了起来!」
  我问道:「Japan那边没有异常吧?」

  「没有!哥哥寄来的信说,Japan那边没有任何异常!依旧是那么和平!」
  「那就好,对了!库鲁库,你们Al教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库鲁库说道:「还是老样子,除了要求各国加强取缔引导者乱发黑色护腕之外,就是接连不断的讨伐任务。」

  「这样啊……」

  这时阿尔卡涅泽说道:「大哥,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放过他们比较好!那个黑色的护腕就好像是毒品一样,无论有什么样痛苦的事,在戴上那个护腕之后都会变得很轻松!但同时整个心也变的荒芜了,不管怎么样都静不下来!」
  「然后……到了最后就会变成污染人类了吧?」

  「没错!」

  库鲁库在回答我的问题之后,先是喝了一口热茶,然后又继续吃起东西来。
  谦信疑惑的问道:「但是……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如果污染率达到100%的话,那不就成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活死人了吗?」

  「谁知道呢?」

  虽然我嘴巴上是这么说,但其实我很清楚他们的目的,不过现在还不是该讲出来的时候。

  「对了,引导者的首领到底是什么人啊?」香问道。

  库鲁库说道:「引导者的首领是一个叫作阿姆的女人。」

  「我也有见过她喔!她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身上穿着黑色的洋装,给人一种很奇特,但却又毛骨悚然的感觉!」阿尔卡涅泽说道。

  「嗯……感觉有点难以想像呢!」

  「用不着想那么多,反正只要我们继续追查下去,迟早会碰面的!」

  这场茶会在众人的闲聊之中,便结束了。

  几天后,在自由都市地区的嘎塔恩森林里,我和库雷因一起在森林里散步。
  今天我们一起去讨伐了某个盗贼集团,事后我们用走的返回罗格雷斯,就当作是简单的约会。

  「哈哈哈!今天真是痛快!你说是吧?库雷因。」

  「是啊!嗯?」

  这时库雷因突然停下了脚步,我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吗?」

  「赛利卡,我们到那边去吧!」

  「喔?你又发现到什么秘密啦?好啊!我们往这边走!」

  「等一下!吼?!真是的!」

  我故意往库雷因手指的反方向走,虽然我知道她这是在担心我的安危,但此时就是要往危险的地方去,这样才能发现到什么重要的情报。

  「喔?有什么人在那边。」

  我和库雷因躲在附近的树丛里,只见前方有一名老人,他站在一颗大石头上,旁边还有一棵树,树上绑着一条绳圈,很显然这个老人是来自杀的。

  我心想:「自杀的老人吗?我是不是应该去阻止他?不……慢着!我记得这个时候……」

  「啊啊……永别了……我已经……」

  老人难过的流着眼泪,正当他打算要把头伸进绳圈里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制止了他。

  「请等一下!」

  「咦?什…什么?」

  只听见从树林中传来像流水一样轻快的声音,然后有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出现在老人的面前。

  女子问道:「你刚才打算要做什么?」

  「别…别管我!」

  「你是打算自杀吗?」

  「嗯……嗯……」老人有些羞愧的点点头。

  女子摇摇头说道:「自杀是不可以的喔!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我……」

  突然间,老人莫名的觉得,如果是这个女孩的话,就算把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也没有关系。

  于是,老人开口说道:「我…我原本是某个集团的总裁……」

  「喔?原来你是个总裁啊!那然后呢?」

  「我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在追求着金钱而活,但是当我注意到的时候,这才发现……身边已经没有别的亲人了!」

  「嗯……」

  「所以……我觉得很悲伤!甚至难过到……」

  「难过到想要自杀,是吗?」

  「嗯!」老人点点头。

  「这样啊……那你可曾想过……如果你真的在这里死去的话,会有人为你感到悲伤吗?」

  「嗯?那个……我想应该没有……」

  「没有人记得你,也没有人会想念你,这就是你的人生!这样……你真的觉得好吗?」

  「我……」这时老人迟疑了一下,女子继续说道。

  「没有谁祝福,也没有谁喜欢,也没有谁疏远,连被谁讨厌都没有?」
  「我……」

  「你……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呢?」

  「哇啊……啊啊啊啊啊?!!!」

  老人用双手摀着脸,痛苦的哭了起来。

  这时女子靠近了老人,将对方的脸抱在自已的胸前,借此来安慰着他。
  「啊……」

  「这样就好了……大家都是这样的喔!每一个人都拥有和你一样的痛苦,所以……不要自杀了!你可以跟我做这样的约定吗?」

  「啊啊……啊啊……」老人像个孩子一样不停的点头,仿佛女子所说的话极具说服力。

  「你…你的名字是?」

  「我叫作阿姆……阿姆·伊斯艾尔,用你喜欢的方式称呼我就行了!」
  「啊??阿姆大人?!」

  这时老人的眼神逐渐沉静下来。

  阿姆像是在安抚孩子一样,温柔的说道:「好了,没事的!」

  「啊啊……啊啊……啊啊……」

  老人的目光空虚,甚至从嘴角流下了口水。

  「没事的……因为我会用全部的温柔来抱着你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此时老人像是个孩子一样,在阿姆的怀抱里哭泣着。

  「你只要放弃就行了!你到现在为止所追求的幸福……只要放弃它就行了!幸福什么的……已经没有关系了!」

  「即使不幸……谁也不会去指责你,即使指责了你,我也会原谅你!」
  「人生中充满着『希望』这句话谎言,相信这句谎话而活到了现在,一定很辛苦吧?」

  「人类在绝望中过活就行了!这才是正确的生活方式!」

  「啊??阿姆大人!阿姆大人!」

  「呵呵??」「阿姆大人!」

  「啊!是你们啊!那就拜托你了!」

  「是!」

  这时几名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走了过来,他们是引导者的尖兵,主要是负责提供黑色护腕的。

  这时一名男子拉着老人的手,温柔的说道:「请你戴上这个!」

  「喔…喔喔喔喔?!!!」

  老人在戴上了黑色护腕后,便发出了喜悦的吼声。

  众人一边拍手,一边高兴的说道。

  「恭喜你了!」

  「恭喜你已经被拯救了!」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的同伴了!忘掉至今为止的人生吧!」

  「喔喔喔喔喔?!!!」

  老人感动的痛哭流涕,仿佛这一天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看到这个情形,我觉得全身都不太舒服,若不是我熟悉兰斯系列的剧情,不然我就真的以为她们是在拯救迷途的老人,但事实上一切都只是个骗局,一个由阿姆精心策划的骗局。

  「不能让她们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要阻止她们!」

  「不可以!赛利卡,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叫阿姆的人非常的危险!」
  「但是……呜??」

  「慢着!赛利卡!」

  我不顾库雷因的反对,直接拔剑冲了出去。

  库雷因见状后赶紧进入隐形的状态,最起码不能让别人发现到她的存在。
  「慢着!」

  「哎呀?」

  看到我杀气腾腾的样子,阿姆不但不慌不忙,甚至还一副很轻松的样子。
  我说道:「你就是引导者的首领阿姆吧?你们刚才的行为都被我用照相机给拍下来了,如果不想要照片被公诸于世的话,那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嗯?这里明明就张开了结界,你是怎么发现到的?」

  「这个不重要!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没什么……只是助人为乐罢了!」

  「你少骗人了!」

  「呵呵,我可没有骗人喔!你看……刚才这位老爷爷不就是想要自杀吗?但是我却救了他,你知道人们为什么想要自杀吗?」

  「那是因为绝望!自杀的人都已经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

  「不…不对!既然你知道我们引导者,那你应该很清楚……那些充满绝望的人,其实是连自杀都做不到的喔!」

  「这个……」

  我心想:「阿姆说的没错!确实只有那些污染率还没有超标的人,才会选择自杀,而那些已经超标的人则是……」

  「呵呵,那是因为神要在人类的灵魂被污染之前进行回收,人的寿命是有限的,也是因为这样,如果长时间活着的话,那么灵魂无论如何都会被污染的!」
  「但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

  「我……我……」

  「现在……我看到了你的内心……」

  突然间,周围的景色完全变了样,原本我们应该是在黄昏的森林中,但是现在却变成了明亮的夜晚,又大又圆的月亮,高挂在天上。

  此时的阿姆不知何时脱光了衣服,雪白的肌肤在月光下闪烁着光芒,胸前一对粉红色的乳头很是吸引男人的目光!

  然而,阿姆那双红色的眼睛像是在发光一样,仿佛内心都被她给看穿似的。
  「喔?原来你是从异世界过来的,你是……赛利卡吧?传说中的弑神者……还真是个既自大又傲慢的称号!……明明不过是个虚假的存在罢了!」

  「什么?!」

  这时我赶紧用剑刺自已的手背,大量的鲜血从伤口中流出,强烈的疼痛让我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现在映入我眼前的是刚才的森林,阿姆也没有全裸,依旧穿着她那一身黑色的洋装,并且笑眯眯的看着我。

  「喔?你居然有办法突破我的幻术!但光是用这种办法是无法持久的。」
  「你给我闭嘴!你只不过是接受不了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而自暴自弃,最后自甘堕落的人,我没说错吧?前两代的法王啊!」

  「你!」

  这时阿姆终于露了出惊讶的表情,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确实让她产生动摇。
  阿姆说道:「看来你确实是超乎我的想像,虽然我应该要除掉你,以绝后患!但是我改变主意了,我就放过你,看你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嘿嘿!这样好吗?如果放过我的话,我可是会来破坏你的好事的喔!」
  「呵呵,没关系!反正我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当整个世界都是污染人类的时候,就算是内心坚强的你又会变得如何呢?我可是非常的期待呢!再见啰?」
  「慢着!」

  阿姆话一说完便转身离去,虽然我想要去阻拦她,但是阿姆的手下们却挡在了我的面前。

  他们在跟我打了几招之后,也看准时机赶快撤退,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而已。
  「赛利卡!你没事吧?赛利卡!」

  这时库雷因担心的跑了过来,看到我手背上的伤,紧张的说道:「流了好多血喔!你怎么这么鲁莽啊!」

  我微笑的对她说道:「别担心!我没事!」

  「还说没事!你下次在这样的话,我就用拳头枪打昏你的头!」

  「我求你不要这样!虽然我今天输给了她,但下一次我一定会赢的!总而言之先回去吧!」

  于是我便拿出了飞翔耳饰,一瞬间就回到了罗格雷斯城。

  在库鲁库的治疗下,我手背上的伤很快就痊愈,甚至连道疤痕都没有。
  虽然库鲁库很好奇我居然会被刺伤手,但我却故意的没有说出实情,然后随便找个理由来搪塞了。

  这件事我暂时还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而库雷因也愿意帮我保守秘密,反正她也知道那个多秘密了,要她再多守一个也没有关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16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