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阴阳神功】(改编版)(15)【作者:王大锤】
【阴阳神功】(改编版)(15)【作者:王大锤】
字数:30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

  秋菊如痴如醉,却仍不忘暗运邪功,忽地从花心里生出一股奇异吸力,把小龙深陷其中的玉冠牢牢吸住,悠悠韧韧地直透男儿龟眼之内。

  小龙直感茎心酸酸麻麻的出奇酥美,只射得天昏地暗欲仙欲死。汹涌澎湃的极乐不由分说地簇拥着灼热的精浆驰迸而出,在秋菊瓤内「咕噜噜」地闷响不断,溃决不收,渐渐的连全身血脉骨髓都有一并扯动、抽空的迹象,让他不由心生惶恐,然而至极至绝的快美却令得他无法刹住亦不想刹住,片刻已是手软脚软,髓酥魂麻。

  秋菊的「玄姹吸精汲髓功」其实只在冬梅之下,又事先给小龙喂够壮阳药酒,并教他激烈运动,催活气血,将欲火燃到最高,此时内外交侵,让小龙狂泄精元之巨近乎不逊色之前泄于冬梅之时,这一泄便如同山洪暴发一般。

  秋菊施展出采阳补阴之术,吸取小龙精元之时,只觉花宫底部正承受着奇烫精液极为猛烈的冲刷,烫得销魂蚀骨,阵阵奇痒、酥麻和酸软无力等诸般销魂快感纷繁叠来,肥硕凸翘的玉臀臀波震晃不休,牝中更是痉挛抽搐。

  被秋菊占了先机,夏荷心中当真气急败坏,蓦地猛然用力一掀,便将压在身上,下体紧密相连的一对男女掀得滚落一旁。

  这一滚上下便一下倒了过来,变成小龙仰面朝上被压在最下方。秋菊丘壑起伏沃腴胴体无力地仰躺小龙身上,全身香汗淋漓,余咻咻细喘;肥硕饱满双乳随喘息颠如掀浪,映得满眼花白。乳上沁着细小晶莹的汗珠,雪肌下透出淡淡青络,说不出的诱人。丰满而又不至累赘的腰肢拱起如桥,腴润软绵的小腹随余韵一波一波层次井然地抽搐。肥美丰臀雪股则依旧死死抵住,压在小龙小腹与胯间。浑圆玉腿分跨两侧,股间汁水淋漓,被打湿的耻毛乌浓卷密,覆着薄薄一层磨成匀乳白浆的香麝淫水,黏成一绺一绺的。贲起的饱满玉蛤痉挛抽搐,却依旧含住粗大的龙茎不放,牝口兀自一收一放,于两人紧密结合的缝隙不时吹出一串串粘稠泡沫,似在张唇喘息,又似吸吮精华。

  「秋菊姐,你一口咽,吃独食,真能吃得消么?」

  夏荷已然起身,居高临下带着一抹诡笑俯视着如同白花花鱼腩一样仰面而喘的秋菊,蓦地蹲了下来,埋首两人一片狼藉的交叠跨间,鼻翼翕张,猛嗅那股浓郁的浓精之香,又伸指在阴唇茎根之间间抹了一下,勾起一缕欲坠不坠的浓白,再放入口中吸吮得滋滋有声,像是在舔食什么极为美味之物。

  「原来你的阴精,也泄出些许啊……何必苦苦忍着,让小妹帮你一把吧!」夏荷脸上似是恚怒,更像三分兴奋,蓦地伸出纤长的五指对准秋菊耻毛下的玉蛤又掐又捋的,另一手则握住还坚挺未消的龙杵根部,往胀卜卜的饱满花房深处狠狠搅动,掏得唧唧有声。

  「莫要……饶……」秋菊不由自主一抽搐,连话都说不出,腴腰如活虾般连拱几下,瘫着剧喘起来,瓤内一条白浆颤涌着挤出蛤口,沿着杵茎淌下股沟,叫小龙感到菊门一阵湿凉。

  夏荷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自己一绺汗润的青丝拧成细细一缕,将蛤顶勃挺的小肉苴蔻拨开,对准下方的一个小肉孔,穿针引线般一插而入。

  这却是对准了秋菊最敏感的尿道口发动的攻击,秋菊眼下正值小泄之后的高潮余韵,正苦苦忍住阴关不失,受此一袭,汗湿如裹浆的柔媚身子如遭雷击地剧烈弹动,声音拔了个尖儿,昂颈放开嗓门,「啊、啊、啊」的一阵急促短呼,身子一僵,翘起的阴户直从交合的缝隙射出白浊水箭。

  夏荷冷笑不止,乘势将湿漉漉的、沾满黏稠白浆的蛇柱从秋菊股间一拔,顿时雪臀下混合黏稠白浆的淋漓汁水堰口溃堤般暴泄而出,阴精阳精齐泄。夏荷乘机将樱口凑上,对着秋菊蛤嘴贪婪地啜饮不绝,吮得咂咂作响,雪嫩的面颊鼓如花栗鼠,「喀滋、喀滋」美美嚼着,鲜滋饱水的声音极是淫靡。

  「死妞子……今后给我……等着……」秋菊仰躺小龙健壮的雄躯之上,脱力难起,绯红的身子不住抽搐,晶亮的口涎从张开的樱桃小嘴旁婉蜒而下,口中娇腻的咒骂也是断断续续。

  好在泄了小半之后,她终究还是强行忍了下来,勉力运功闭住阴关。肥美湿润、皱折丰富的两瓣藻状肉唇虽依旧胀红如兰,像小嘴一样不住开歙,但其实里头宫颈已是封了个密不透风,保住大半阴精与刚采的阳精不再外泄。

  夏荷只得将目标转向小龙已然疲软如蛇的龙茎,就着其上裹满了乳白色的稠浆舔吮不休,转眼间就吃得干干净净、龙杵上晶亮亮地再无一丝白浊。肉棒浓精的腥臊与兰腐般的淫水腥麝气味混合在一起,充斥她满口满鼻,她却丝毫不觉骚腥,反而眯眼微露一丝餍足。

  小龙四肢大瘫地仰躺床上,张着嘴喘息个不住,肥白羊般的丰腴胴体将他压个满怀,带着浓郁骚媚体味,不绝如缕地渗出的汗珠浸透他全身上下,教他颇为难受,但他却没有推开秋菊,除了疲惫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脑中泛起许多莫名的模糊画面:有海边练剑、有金发碧眸的红颜笑靥、有长辈的教诲……但一切都变得越来越遥远、模糊且陌生,宛如沉浮于无边无涯的梦境之中。

  这一切也正是冬梅计算中的,毕竟她的「姹女迷魂大法」道行不深,催眠了小龙之后,为免出漏子,在此之后最好就要让他长时间处于心神迷乱,欲火焕发状态,这才可以让催眠效果发挥到最佳。

  「这阳精真个……好……好补人!真是万中无一……不,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元阳极品!」

  夏荷只觉口中精液稠逾蜂浆,阳气淳厚,吮入口中,唇是热的,吞咽下去,喉咙立时也跟着热了,过没片刻,整个人便莫名其妙地暖热了起来,通体酥融融懒洋洋地舒服欲仙。

  浑身烧热之余,一直憋在心中那股邪火更是燃烧得越来越旺!小腹内被一股刚刚被搅动的热流不仅仅没有平息,反而愈发四处乱窜,发起阵阵波浪式猛烈冲击。引发瓤内一阵抽搐,乳头越发肿胀发硬!

  「你这个没良心的冤家……我明明是的第一个女人,凭什么你满满射给她们三个,却从不射半滴给我……」

  心中欲火难抑,兼生熊熊妒火,夏荷猛地用力将秋菊掀翻床下,再也忍不住地扑到小龙身上,抱住他一阵痛吻,由额头、眉毛、双眼和脸颊一直滑到鼻尖,啃咬吮吸无所不用其极,似乎怎么都亲不够。手下则揪住疲软的长屌一阵拧扯心痒难挠、痛苦难耐地咆哮道:「快起来干女人呀,你这根没用的东西,真想把它扯断!」

  小龙一阵惨叫,她却乘机嘟起红唇堵住他的嘴猛吸。舌头吱溜一下被她吸进檀口之中,随即遭到压榨般的啯吸、香舌的猛扫和玉齿无情的啃咬,偶尔似难抑火爆激情还咬得挺重,恨不得咬掉他的舌头吃掉似的!

  「唔唔~」小龙拼命挣扎,却哪里挣得动?舌头被咬住更不敢用力扯回,怕真被咬断。再加上神智迷糊,身体疲劳,筋酥骨软,四肢乏力,又被高大健硕的夏荷死死压在下面,很难挣扎得动。

  两具汗水、爱液、唾沫涂得一片湿亮,赤条条汗津津的雪白胴体的裸里身躯挥肘蹬腿,抵死纠缠。夏荷汗湿赤裸,浓发飞散,手臂勾缠着他,两条结实大腿狠狠钳住男儿的腰!肌肉线条绷起,既健美又协调,宛若狩猎的牝豹一般,臀肌鼓束、张弛爆发等细节,充满野性的魅力与危险。

  一对布满汗水的坚挺双乳压上小龙胸膛,不同于秋菊腴润软绵的硕乳,乳肉哪怕受压也执意恢复饱满坚挺的峰形,丝毫不肯妥协。充满有力弹性的乳峰与尖翘硬挺的蒂儿磨得他胸前一阵隐隐作痛,直要烙出印痕,却也带来更凶猛直接的刺激快感。这得益于夏荷胸腋肩背的肌束发达、足将乳球拉得峰挺,也得益于她本身傲人的乳量才未曾将乳房通通练成胸肌。

  嘴对嘴的吐息分外滚烫鲜烈,混着汗潮、淫蜜,以及精水腥腻,不住刺激男儿鼻腔,欲念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复苏着,疲软的长屌渐渐硬起。

  夏荷全身都弥漫着亢奋和躁动的情绪,被压抑的野性在她那张涨得通红的脸上显露无遗,仿佛有使不完的过剩精力要一股脑发泄在小龙身上!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