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骚妹妹淫荡的妈妈】
【骚妹妹淫荡的妈妈】
             骚妹妹淫荡的妈妈



   我想那真的事最糟糕的事,那天下午我的母亲有事提早下班回家,并且发现 我和妹妹躺在床上做爱,我们通常放学比妈妈早,那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做爱。
   但不知为何,母亲今天提早下班回家。

   她看到这情形,对着我狂吼怒骂:你这畜生你竟敢强奸你那可怜的妹妹。
   可是当她发现我那十四岁的妹妹,猛干我的鸡巴,并且愉快的呻吟,喃喃的 说着,我是多麽棒的做爱高手时,她的脸马上转为苍白,掩面哭泣的冲出房门。
   蕙蕙和我都不知到该怎麽办,最後我决定应该马上设法去安慰妈妈,并且向 她解释清楚这只是一个单纯的性爱,彼此的愉悦,告诉她这并不是一件罪恶的事。
   蕙蕙和我已经做爱,彼此口交二年了当我十五岁她大概十二岁的时候,我现 在有了我要好的女朋友,她也有她要好的男朋友,我们只是彼此单纯的享受性爱 而已。

   我慢慢的把蕙蕙抱下了我身体,取下了鸡巴的保脸套,慢慢的套上衣服。当 我到达妈妈门外时,妈妈正把头埋在枕头里,轻声的哭泣。

   我走进房间,坐在妈妈的旁边,轻摸她的背部,企图去安抚她,使她平静下 来。

   过了不久她慢慢停止哭泣,转头看着我,慢慢的诉说着:你们爸爸不常在家, 他是个卡车司机必须经常出门在外,我是多麽寂寞的守着这个家。

   在她工作的地方,一大堆的男人包围着她,试图去引诱她,特别是最近。
   因为他们知道,她丈夫常不在家,她常常告诉自己不能对丈夫不贞,但她也 只是一个女人,有需要和渴望。

   当她看到我跟妹妹做爱,她的沮丧失望,想到自己的需要,又再一次的击溃 自己。

   她慢慢的平静自己继续的说:这些事情或许已经困扰了她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我轻轻的摩擦她的背部,这种温暖的感觉轻轻的包围着我们。

   我一直认为,我妈妈是相当性感的,而且相当年轻只有三十几岁。

   而且她比我大部份的女朋友,有一个更棒的身材。

   当她俯卧在我身旁时,我承认我相当的欣赏她那浑圆坚挺高翘的屁股,苗条 的纤腰,紧紧的包裹在她的牛仔裤里。

   我现在仍然性欲相当的强烈,因为我还为射精,就让妈妈打断了性交。
   现在轻抚着妈妈的,看着她那美好的躯体,还有谈论着关於妈妈的性生活, 这些已经足够让我的鸡巴又再度的勃起,母亲让人感觉是如此的无助。

   最後她用迷蒙的眼神,轻轻的看着我那慢慢搭起帐棚的下腹部。

   我知道妈妈已经注意到了,然後她突然伸出的手抓着我的鸡巴,沿着鸡巴的 棱线不断抚摸着。

   我看到妈妈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和刚哭泣过红红的眼睛。

   妈妈脸上那异样的情愫,那跟我妹妹那天偷跑进我的房间,在我面前脱下内 裤时脸上的神情一模一样。

   我只是企图去安慰她让我们感觉更亲密,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形。

   母亲脱下了我的裤子,抚摸我那已经快要涨破的鸡巴,在我不知所措时,母 亲那鲜红欲滴温暖而潮湿的小口,已经含上我的鸡巴。

   我的女朋友非常擅长口交,我妹妹也是。

   但是我妈妈呢?

   喔这麽好吃的东西,我已经太久没尝过了。

   她疯狂的吸吮着,呻吟着,喃喃的说我的鸡巴是她曾经看过最大的,吃起来 最好吃的。

   我觉得非常激动,鸡巴更加的坚硬了。

   天啊!她甚至比我妹妹更会吸吮鸡巴,更用那温柔的小手轻抚着我的睾丸。
   天啊!我受不了了。

   我现在只想要把鸡巴插入妈妈那,鲜美肥沃的小浪穴里。

   我抓住她两个糯乳,用身体使她俯卧在床上,用身体去感受她那前凸後翘的 乳房臀部,还有紧凸出牛仔裤那内裤的棱线。

   妈妈感觉我的巨大家鸡巴紧紧摩擦她的屁股,屁股也不断的磨转着。

   当我用手紧压她的阴户时,我从牛仔裤上感受到了她的火热湿润和不断变硬 的阴阜,慢慢的我用手指紧压她牛仔裤阴唇的上方,沿着裂缝,让她的牛仔裤深 陷在阴唇,到达屁眼,并且用我的鸡巴压磨她的屁眼。

   我的妹妹这时已经穿好了睡衣,跑了过来,想要知道我们到底闯下了多大的 祸,当她打开门时,看到我跟妈妈正在干的好事,她目瞪口呆,合不拢口。
   然後她对着我偷笑,知道我们没事了?然後走了过来坐在床边。

   这时妈妈继续吸吮我的鸡巴,我想她一定和爸爸做过了很多次,否则不可能 做得这麽好,心里不禁暗自嫉妒着。

   我觉得自己已经硬的快受不了了。

   我想妈妈也很想跟我做爱了。

   於是我轻推妈妈的臀部,好让她调转位置,她轻挪臀部,可是小嘴一刻也不 肯离开我的鸡巴。

   轻轻的,我解开妈妈牛仔裤的钮扣,拉下她的拉炼,妹妹并且在旁帮忙我把 妈妈的网球鞋脱下。

   然後,妹妹帮我把妈妈的裤子以及内裤剥下。

   妈妈上身仍然穿着衣服。

   我的手指立刻经由卷曲浓密的阴毛,经过温暖的裂缝,潮湿的阴道,抚摸她 那敏感硬挺的阴核。

   妈妈依依不舍的吐出我的鸡巴,把整个肉体交在我手上,舒适的的躺在床上, 用那小手,轻轻的扳开自己的大腿,然後把膝盖往後压在自己的乳房上,娇羞的 粉脸上,充满了爱欲的眼光,红艳的菱纯,不断的轻吐出浊热气息,喉咙甜蜜的 呻吟着。

   我迅速地插进了二根手指到妈妈流满了淫水的小阴户。

   当我用力的插进时,妈妈的阴户就往下陷,当拨出时又带出了大量的淫水, 真是相当漂亮的阴户啊!

   啊啊!致中……

  妈妈无力的摆动着头,秀发凌乱,银牙暗咬着。

   秀美的小脸上,流满了大量的汗水,害羞的模样,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女人, 嘴里喃喃的诉说着一些毫无意义的字眼,娇躯难耐的在雪白的床单上颤抖着。
   我骄傲的笑着。

   好妈妈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那这个呢?

   说完残忍的又插入了一根拇指,玩弄着那充血勃起的阴核。

   啊啊

   这可爱的小女人更大声的气喘着,双眼迷离,美妙的春眸里,充满了爱欲的 渴求这目光是如此的熟悉。

   看着妹妹,妹妹也带着熟悉的眼神看着我。

   这是每晚妹妹臣服在我鸡巴之下的眼神。

   我轻轻的在妈妈的耳边低语到:宝贝,奶的小穴夹的我的手只好紧喔。
   妈妈整个脸竖地红了起来。

   致中不准欺负妈妈。

   喔这样啊!那我拨出我的手指了喔。

   不不喔喔,致中饶了妈妈吧!不要再欺负我了。

   妈妈喘息呜咽的求饶声,是我从未听过的声音。

   这时妹妹蕙蕙轻笑说,对啊!哥哥好好的欺负妈妈,就像你欺负我那样。
   对致中快点欺负妈妈。

   中……请……请快点蹂躏妈妈。

   我……喔……我要你。

   哈!今天让我吓成这样,不好好的讨回来怎麽行。

   於是我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粗黑的鸡巴,香菇状的龟头,正炯炯有神 的跳动着。

   我抓住阴茎,轻轻的用龟头画着妈妈那早已湿透了的阴唇。

   臀部猛一用力,妈妈那可怜的阴肉,正无力的被挤开,以迎接我巨大鸡巴的 插入。

   我从未干过像我妈妈这种年纪的女人,但由那紧缩的阴户,我知道是妈妈非 常兴奋的。

   我把妈妈那漂亮修长的双腿放上了我浑厚的肩膀,双手抱住了她的小蛮腰, 向前用力的猛押。

   她那苗条的身体迅速的摺叠起来,屁股与阴户就这样湿润的暴露在天空。
   我迅速的猛干着……用着我那狗公腰。

   啊啊啊母亲不停悲啼呻吟着。

   在我鸡巴的猛插之下不停的扭曲着身体,妈妈和我上身仍然穿着衣服,而下 半身猛烈的结合着。

   这带给我极大的兴奋。

   妈妈现在兴奋的猛抓我的臀部猛推着,以使我的鸡巴更加深入她的阴户。
   我则抱以愈来愈猛烈的抽插,每当鸡巴抽出时,妈阿那紧夹鸡巴的红润阴唇 就整个被翻转过来,淫水流湿了臀部之下得被单。

   我的鸡巴抽插着妈妈阴户的……即即……的声音,是愈来愈大声,好像在为 我喝采。

   鸡巴也好像浸泡在充满热水的热水带里,那弹簧床也不断的发出抗议的声响, 两个火热的躯体不断的在弹簧床上上下下的弹跳着。

   妹妹有趣的看着我干妈妈,也兴奋的把手伸进睡衣之下,摩擦着自己的阴户。
   不一会儿,我们终於各自达到了高潮。

   因为爸爸这个礼拜都不能回家,我已经想好了许多方法,去探索妈妈的肉体。
   我和妈妈及妹妹不知不觉都已忘了电视是长的怎麽样了。因为在晚饭後,就 是我和妈妈及妹妹最快乐的时间。

   我几乎尝进了各种做爱方式,在房里的每个角落。

   每当爸爸回家时,妈妈会习惯去买各种性感的内衣裤,但是现在妈妈,不再 偷偷的自己去买,她会带着我和妹妹一起去,并且徵询我的意见,也为妹妹买了 很多性感的内衣裤。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一件在阴户及乳头开口的内衣裤。

   她们母女相当喜欢就穿这样在屋内闲逛,也因此只要我兴致一来,就直接把 老二插进她们的阴户里。

   而妈妈也非常满意这样的乱交生活,她认为他能满意的享受性生活,又不会 对爸爸不贞。

   至少,她仍然没有跟外人,发生性关系。

   她唯一的忧虑是如果有一天爸爸发现了,我们的关系不知会有何反应。
   我不想告诉妈妈,我已经跟爸爸,一起干妹妹超过了一年的时间了。

   每当爸爸放假回家,而妈妈去上班时,我们就开始疯狂的做爱。

   我想有一天她终将会发现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