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羽音
羽音
 天高气爽,无云的苍穹显得特别蔚蓝,时而刮过的一阵凉风,为这深秋时节 
-带来额外的一份萧瑟。倩儿两人于高空中与云宗飞剑遥遥对侍,在这凉秋之中已 -
不禁生出一背冷汗。最后还是明见定力不及,首先发话:「傅磊,我俩跟你无仇 -
无怨……」 -

-  话没说完,只见眼前白光一闪,脸颊一凉,耳鬓几根头发脱落,光影瞬间回 -
到云宗飞剑手中。原来是把朴素无华的飞剑。 -

-  「别跟我来废话,我只问你俩的名字。」云宗飞剑冷冷地说。 -
-
倩儿二人还在犹豫是否如实相告,就在这时候一声清脆如水落玉盘般的音色 
-响起,余音久久徘徊在二人神识之中,随后便看见对面的云宗飞剑往声音来向望 
-去,面露讶然之色。 
--
「何苦为难两位小师弟,你云宗飞剑的名号,可不是靠欺负小辈得来的。」 -
-
说话之人声音,有如天籁,抑扬顿挫,零零绕绕,让在场三人如进入天宫仙 -
府,观赏众仙人闻歌起舞,享受之极。能拥有如此仙乐般声音,除了「三仙子」 -
之一的「音仙子」妃羽音还能有谁。 
--
只见妃羽音,从远方翩翩而至,前一刻还在十里开外,下一刻就到了三人中 -
间。只见她身姿卓若,裹于水蓝色道裙中的躯体格外纤柔,仿佛风中的柳絮,随 
-时都会凋落,衬托着那无可挑剔,尽显纯净的面容,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娇 -
弱,让人不得不生出竭尽全力去保护她的想法。 
--
云宗飞剑脸上的冰冷逐渐被警惕所代替,道:「这两人抓我璇玑十位弟子, 
-杀其生机,恰好被我遇上,难道就凭音仙子一句话就可以了了?」 
--
「你全心在这里候着的,不然你明知璇玑的人就在三百里外,你怎么不去救 
-啊?」看见妃羽音的出现,倩儿的心也就放下来了,她向来冰雪聪明,略微思索 
-便知道云宗飞剑是有意拦截自己二人,如是者说。 
--
「恰好也好,有心也好,反正璇玑一战不可避免,一切恩断不如到那时候才 -
一起清算,岂不更好?也免得傅兄云宗飞剑的名号遭人非议。」天籁之声再次响 
-起,带着一种莫名强大的说服力,让人生不起异议。云宗飞剑沉吟良久,才把心 -
神调整过来,不再受妃羽音的言语所制。 
-
-  「仙子说话自有道理,可傅某却是急躁之人,怕是等不及时候。如果仙子不 
-介意,傅某不才,愿向仙子讨教一下道法。」 -
-
妃羽音微微一笑:「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

-  然后倩儿两人不见妃羽音张嘴,耳中却同时听到她「速离」的吩咐。倩儿慌 
-忙拉了一下身旁的明见,竟发现他早已失神,一再拉动下才把他带离高空,沿着 -
土山往西飞去。 -
-
待二人走远,妃羽音才对着前面的傅磊作了一揖,说:「傅兄,请。」 
-
-  傅磊也不回话,手中飞剑光芒一闪,没入虚空中,再也找不到半点影子,只 -
是那破空带来的罡风旋即已到妃羽音身前一尺处。 
-妃羽音素手捏成兰花,往罡风来向一点,如敲击瓷器般「叮」的一声响起, -
罡风散开,飞剑重新出现,又瞬间隐没,一股比之前强大不止一倍的罡风再次形 -
成,立刻环绕住妃羽音娇弱的身躯,仿佛要把她割成两半,「叮叮」之声也随即 -
不绝于耳,然而罡风圈依然缓缓地向内收拢。 
-
-  从形势上看来,傅磊可是占尽上风,只需罡风再收拢半尺,就能完全合拢, 
-妃羽音可就香消玉殒。实际上罡风每收拢一分,傅磊的脸色便苍白一分,像承受 -
着莫大的压力。他额上滴滴汗水冒出,转眼间就被蒸发掉,不一会,一团一团的 
-白烟就在傅磊头上升起。反观妃羽音,尽管处境岌岌可危,却不见紧张,淡定自 
-如,仿佛身周的罡风圈不存在似的。 -

-  两人斗法不及一盏茶的时间,「叮叮」声响起已不止千下,每一下声响,就 -
代表了两人道法的一次碰撞,这么短的时间内,已交锋上千,即使以傅磊能耐, -
也渐显枯竭,身体开始出现颤抖。这时候妃羽音双手按于胸前,然后优雅的往两 -
边长开,一声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响起,看似无形的声音,化成有形的声浪向外一 -
圈一圈的扩展,把罡风撞得支离破碎。 -

-  飞剑再次出现在脸上血色全退的傅磊手中,他抓住飞剑后,勉力咽下即将冲 
-口而出的血液,双手往前作了一揖,一声不响地转头飞远。 
--
妃羽音一招破敌,貌似是轻描淡写,但鬓角略显凌乱的青丝,表明了她也赢 
-得也非轻松,暗中从傅磊的道行上估计着璇玑道教的实力,思忖着将来的一场大 
-战。 -

-  这边的斗法刚落幕,那边的倩儿二人已离开斗法地点将近百里,来到了武邑 
-城畔,因怕招人惹眼,便收了道术,落地步行。 -

-  自妃羽音出现,明见就被她的音容笑貌所迷,人变得浑浑噩噩,不知东西南 -
北,整段路途若非有倩儿携手牵引,他还真不知会飞到哪里去了。手上忽然传来 
-拉扯的感觉,把他整个人拉住在原地,也把他留到百里外的神思拉回了体内。回 -
头看去,见倩儿停在那里,面上似有难言之语。 -
-
「倩儿,有什么不对吗?」明见疑惑地问道。 
-
-  「武邑城里……有……有客栈。」倩儿话音越说越小。 -

-  「是有客栈,又怎么样了?」 -
-
倩儿白了明见一眼,道:「我说过,过了那关,我就……我就从了你之前一 -
直嚷着我的那个。」 
-
-  「我一直嚷的那个……那个?」到了后来,明见几乎是叫了出来。 -
-
倩儿也不回答,点点头算是回应。 
--
明见大喜过望,他本来就被妃羽音挑起了欲念,人变得恍惚,现在听到倩儿 
-的话,邪火往脑袋一冲,懵然不知自己如何进的城,如何找的客栈,如何进得了 
-厢房,只知以己所能及得最快速度把眼见玉人脱个精光,放于胯下逞驰一番。 -
-
他几乎是用狂暴的手法,把倩儿身上的衣物一一撕开抛于身后,直到把倩儿 -
的亵裤撕成碎片,便把她推倒床上,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褪下自己的下衣,不 
-作一点前戏,直接狂猛地冲进了那脆弱阴户里。 -
-
倩儿不堪负重,在进入的瞬间便痛苦地喊了出来:「啊……痛啊,明见师兄 
-很痛啊,不要……」 -
-
明见也明显地感受到推进的艰难,只是欲火盖过了理智,已然像个野兽似的 
-往死里捅,把那阴户里溅滴出来的鲜血直接忽视了,发了狠力,一鼓作气的捅至 
-全根没入。 
--
「啊……」倩儿发出凄惨的呼喊,以至于全客栈都能听见,有些人以为要出 -
人命了,拉起衣袖就想冲上厢房抓狂徒,却被一些深知个中缘由的人暗示阻止, -
意思很明显:别乱了人家的雅兴。 
--
西厢房内,随着倩儿的喊声而变得寂静,估计明见通过这野蛮的一捅,恢复 
-了多少理智。果然看见他全根没入后停止了发飙,一手按摩着倩儿阴户周围,帮 -
她减轻一下痛楚,一手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滴。 
--
「都怪我不好,倩儿别哭,我不是有意的。」明见怜悯地说。 -
-
倩儿眉头锁紧,咬着下唇,承受着下体带来的痛苦。大概一盏茶的时间,才 -
转过头来,说:「倩儿虽非初经人事,但也承受不起如此折腾。其实到攻打璇玑 
-前,倩儿人都是你的,师兄无须太急躁。」 -

-  又轻呼了几口气,想必又是一波痛楚,稍稍平复,又说:「倩儿下阴难受, -
师兄可否用唾液帮倩儿滋润一下,也好让我缓一缓气。」 -

-  明见自知理亏,哪有不答应之理,拔出阳根,把倩儿在床上放好,埋头便向 
-她双腿的隐私之处挪去。岂知倩儿阻止了他的动作,只见她摇了摇头,说:「师 
-兄宜倒转身来,跪到倩儿头上,好让倩儿也能为师兄含根套弄,以解师兄膨胀之 -
苦。」 -

-  明见哪里听说过有这么一种姿势,顿觉得即新鲜,又刺激。二话不说把身体 -
调转过来,把阳具置于倩儿脸上,见倩儿抬头把半截阳根含于嘴里,又用手套弄 
-着露在外面的半截阳根和阴囊,才轻轻的托起倩儿的屁股,让她双腿分得更开, 
-张嘴含住血迹斑斑的阴户,深深地舔着阴道内的伤口。 -

-  床上二人都殷勤地为对方下体舔弄着,「吱吱」的声音不绝于耳,却不传出 -
房外,让客栈中还想着有一场「大战」的伙计和客人都不免大失所望。有些像老 
-爷般的客人也面现邪火,纷纷结账,往附近的青楼方向走去。 
-
-  沉浸在肉欲快感当中的两人当然不知道这些事,如今他们俩已进入了冲刺的 
-拉锯当中。结合处一合一分,不断外溅的白色泡沫粘稠液体。倩儿胸前伟大的双 
-乳随着身体的律动而荡漾出诱人的画面,那上下摆动着的两团肉球,散发出坚韧 -
和软腻两种截然相反的格调。相比起丰满的乳房,那上面娇小的两颗略带粉红的 -
乳尖显得格外玲珑。 
-
-  两人彼此咬着对方的嘴唇,卷到一起分不清你我的舌头,明见的呢喃,倩儿 -
的呻吟,以上种种,让房间内充满了淫靡和邪荡。 -
-
***    ***    ***    *** -

-  同样充满了淫靡和邪荡的,还有位于洛阳倚梦楼的春意房中。 
-
-  一个明显酒色过度,年过四十的瘦弱男子,正苦苦地耗费着仅余的精力,浸 -
淫在禁欲的欢愉中。在他身下的女子,看起来比他还更加娇弱,双手双脚用力的 -
缠到男子的身上,极度迎合着男子的动作。只看她缠到男子身后的手脚,那洁白 
-的足以发出诱人光泽的皮肤,那根本找不出一点缺陷的线条,足以感受到此女子 
-必定是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 -
-
「思思姑娘,我这次可是有备而来,一定能搞上上百回合的。」男子喘着气 
-说。 
-
-  「若真如李员外之言,思思以后便只属于李员外一人的了,你想什么时候屌 
-思思,就可以什么时候屌了。」女子声如稚女,娇柔活泼,所说之言却又大胆直 -
白,风骚露骨。 
--
「我……我这次一定能把你……带回去……不,不要……」 -
-
男子话没说完,浑身一哆嗦,一股虚白阳精便全数射到女子的体内。阳精一 
-泄,他整个人倒在了床上,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

-  「看来,你是无福消受了。可别死在我床上,会影响生意的。」 -
-
女子说完剑指一点男子眉心,一道粉红色的精气钻了进去。男子接受了精气 
-后顿时有了好转,但是眼神迷离,魂不附体的穿戴好离去了。 -

-  「他过不了今晚了。」男子走后,一道声音从窗外传进来。 
--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云宗飞剑傅磊,也会干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女子闻 -
言回话。 
--
「我估计天下人也不会想到,贵为『三仙子』之一的玉仙子裴思思,也会沦 
-落风尘,作了京城的第一名妓。」 
-
-  傅磊听罢不以为意,推窗而进坐于床前,凝望着床上佳人。 -
-
此时的裴思思赤裸裸地坐于床边,双腿分得开开的,一脚垂落到地,一脚踩 -
着床沿,把刚刚接受完的阳精喷射的阴户大大地敞现在傅磊眼前,阴户旁光洁如 -
洗,竟无阴毛,阴户里的虚白阳精甚至还在不断的被排挤出体外,然而她却显得 -
肆无忌惮,也不怕春光尽泄。 -

-  「你受伤了?」裴思思问道。 -

-  「刚见识过轻音门的妃羽音,她的轻璇洛音已达化徽之境,离化羽也不会太 -
远了,我就是在她的手上吃的亏。」傅磊说得轻描淡写,目光渐渐落在裴思思充 
-满了淫亵的阴唇上。 
--
「好看不?要不要来一炮?」 -

-  「洗干净了再说吧。」傅磊一脸嫌弃地说。 
-
-  「不要就罢,我还不想给呢。灵通先生说我这个叫……叫什么……哦……对 -
了,叫如意凄魂道,嘻嘻,可稀罕了。」裴思思一边指着自己的阴户,一边露出 
-回忆的表情,样子精灵可爱,调皮活泼,衬托着她那可与纪可儿、妃羽音媲美的 
-容颜,将祸国殃民之能表露无遗。 
--
「不就一白虎穴,至于吗?」看见裴思思皱眉鼓腮,又转口说:「洗好了我 -
来闯一闯你这白虎。」 
-
-  「呵呵,我不给!」 -
-
向傅磊扮了个鬼脸,裴思思便穿上衣服,离开了春意房。 -
-
西晋王朝由于封王过滥,导致中央政权不稳,大权旁落,阶级矛盾日益严重 
-起来,引致各藩觊觎,八王起乱,征战不断,百姓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
-
当今皇帝惠帝却是一个痴呆皇帝,根本不可能收拾早已纷乱的局势,晋朝的 -
灭亡,已经指日可待。尽管如此,都城洛阳由于皇权集中,加上门户紧闭,依然 -
存在着最后的太平。 -
-
晋皇宫坐落于洛阳心脏位置,被宽达数十丈的护城河所包围着。高坚围墙, 
-箭塔暗巷,街道平川,虽然统治腐败,但是最起码的防御体系却依旧完善。可那 
-处处可见的未完成修建的偏殿,足以显示出其短暂的统治历程。 
--
皇宫御书房,两个宫官妆扮的男子正在商量着什么,神色紧张而又匆忙。 
-
-  「少傅大人,皇上为何忽然下令出宫,尽管现在洛阳还算太平,但是城内危 -
机四伏,万一出了点什么差错,你我二人可怎么办啊。」那个穿高冠大夫服装的 -
男子说。 -

-  「还不是前两天进宫那位小道士做的好事?给皇上献上一幅美女图,说是皇 
-城外的绮梦楼里的一位叫思思的姑娘。皇上看图后便着了迷,嚷着要马上出宫, 
-可害苦了你我二人。」被称为少傅的男子如是道。 
-
-  「你说现在如何是好,你我都不是手执军权之人,这趟出宫,怎么保护好皇 -
上。如果这事让太后知道了,可是人头落地啊。」高冠大夫说到后面。 -

-  「皇上的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你不带他出宫,皇上一生气,下场不会比 
-人头落得更好。毕竟,毕竟皇上神智可不太清明。」话到后面,声音低得几不可 
-闻:「郭大夫先叫上十八名宫殿侍卫暗中保护,我悄悄地带着皇上乔装出宫,赶 
-在黄昏前回来,在这期间,一切可疑人物,格杀勿论,以保安全。」 -
-
「也只能如此了。」高冠大夫最后叹了口气,无奈地说。 -

-     ***    ***    ***    ***
-此时绮梦楼里刚送走了所有宿夜的宾客,姑娘们重新回房休枕,伙计们却跑
-上跑下,纷纷收拾着凌乱的场地,为晚上的歌舞丽影准备着。
-
-  傅磊在春意房里,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看着刚沐浴完回来,只穿着一缕薄
-薄青衣的裴思思。-
-
不得不说,刚浴洗完的女子,富有更慑人魅力。那绵湿半干的秀发,暖红带
-粉的肌肤,和那朦胧半醒的神态,还有女子沐浴后散发出特有的淡淡少女香味,-
对男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诱惑。尤其像裴思思这种比倾国倾城还倾国倾城的仙
-子,那独特的天真烂漫,活泼可爱的神态,直可让玄冰融化,朽木回春。-

-  傅磊是男子,而且正值少年,当然也逃不过这种慑人的魅力。他如雕像般的-
姿势已经起了变化,首先能看出来的,是下体高高耸起的裤裆。
--
「臭破剑,怎么还没走?」然后看见傅磊如小山般的裤裆,裴思思翘了翘唇-
角,又顽皮地说:「举得再高,我也不给你。」
--
如果倩儿两人还在,一定惊讶于裴思思对于傅磊「臭破剑」的称呼,那是对-
她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然而傅磊却不以为意,而且还戏谑地回答:「你不-
给我就强着来。」-
-
「你、你、你,你耍无赖,就算强来我也不怕你。」裴思思还是第一次听见
-傅磊这种耍流氓似的言语,一时竟接不上,导致后面的话语一点说服力也没有。
--
傅磊已借着裴思思语塞这一时机,闪身来到她的身旁,一手把她揽到怀里,-
另一只手毫无规矩的在裴思思身上游荡。-

-  「我知道你道法在我之上,你的巫云朔月我可抵挡不了,但我可是为数不多-
的能让你登峰的男人,难道你不想在夺得真龙紫气之前,再来一次高潮?」傅磊
-几乎是咬着裴思思的耳朵,挑逗之极地说。
-
-  听见「真龙紫气」,裴思思也顾不上反抗,一双水晶般的眼睛灵光一现,说-
道:「你把那白痴皇帝找来了?」-

-  傅磊根本不回答,一只手已经探进青衣里,探索着里面的柔软。他先是抓住
-了裴思思高耸丰盈的胸部,用力地握紧搓磨,再往下抵达她腹部,用指头低压住-
肚脐眼,仿佛里面有着诱人的事物似的在里面掏了几圈,才继续往下,轻轻越过-
那光洁如洗的小腹地,留下了几个捏痕,最后覆盖住那别致的阴户上,两指一开-
一合地掰弄着阴唇。
--
「别捏不着毛便捏我的肉,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裴思思气愤地说道:-
「还有,我问你,皇帝什么时候到?」-

-  「那惠帝虽然痴呆,唯色欲却渴求不已,我把你的画像给他一看,肯定急不
-可耐,只想着尽快把你推倒身下,能过得了午间,便算他有能耐了。」傅磊答问
-之余,不忘淫欲,已经把裴思思脱了个精光,放倒在地上。-

-  「要不是皇宫自古有帝星相护,我所学道法与其相冲,不得内进,还用等到-
今天才得到真龙紫气?」然后又对着傅磊说:「好端端的把我放地上干嘛?」
-
-  「过了今天,你得了真龙紫气,道法更上一层,稳稳凌驾于凤仙子和音仙子
-之上了,我想以后再也找不到把你放倒地上的机会了,这次我得好好地享受享受
-一下,把仙子踩在地上的感觉。」傅磊一边说,还一边肆虐地笑着。
-
-  「哼!云宗破剑原来也有痞子流氓的性子。」
-
-  尽管裴思思嘴上说来带气,然而对傅磊的行为却没有一点反抗,加上她说话
-的语气如同稚童,听在傅磊的耳中,反而有点火上浇油的效果。傅磊早已把裴思
-思的双腿分得大大的,手捧着阳根在裴思思的白虎穴外上下摩挲着,箭在弦上,
-蓄势待发。
--
裴思思虽然也在享受着肉穴出带来的阵阵快感,但神智毕竟比傅磊清醒,此-
时她煞有介事想起了什么,如是问道:「对了,攻打璇玑之期,已定在惊蛰,到
-时候你何去何从,毕竟你云宗与璇玑交情匪浅,恐怕难置身事外,啊……我在问
-你正经事了。」裴思思一阵惊呼。
-
-  原来在裴思思发问期间,傅磊已挺枪直插,势头又猛又急,而且直没到底,
-倒让裴思思实实在在地承受了这一下猛击。-
-
「哪里那么多话,你在我的胯下,就应该好好地享受。」傅磊语带嗔怒,看
-来璇玑之战,确实给了他不少烦恼。
-
-  裴思思也知趣地沉默着,尽管她平时精灵可爱,看似天真,其实聪明绝顶,-
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要继续追问下去的好。于是积极迎合着傅磊的动作。-

-  裴思思的阴道既然能被灵通先生誉为「如意凄魂道」,自然有它玄妙之处。-
傅磊尽管不是第一次和裴思思交合,然而要抵抗她阴道内偌大的魔力,也必须付-
出十二分的功夫。
-
-  阳根刚刚抵达深处,深深的压迫感就从四面八方拥挤过来,有轻挤的、有深
-抵的、有尖刺的,也有平抚的,每个部位的感觉都不一样,随着进出挪动,种种-
感觉拉成一线,包裹着、瘙痒着整根阳茎。而最销魂最要命的,还得算那抵压在-
龟头上的子宫,像个小嘴般的搓咬着男人最敏感的部位。
--
然而如果只是这样,够不着灵通先生如此高的评价。裴思思最厉害的地方,-
是可以随着她的心意,随意改变阴道内蔽肉的蠕动,让轻挤的变成尖刺,让深抵-
的变成平抚,这种一轻一重,一刺一抚,随心而动,简直让人从灵魂上凄泣。
-
-  傅磊剑眉紧锁,双眼精光外射,隐约构成一把飞剑的形状,以剑为心,促使-
胯下冲刺的动作不断加快,从裴思思肉洞里带出一浪又一浪白皙的淫液,又逐渐
-形成泡沫,往外溢出浓浓的腥臊气味,混和着少女的淡淡清香,淫靡匪荡,笔墨
-难表。
-
-  「啊……啊……嗯……啊……」-

-  裴思思的呻吟随着冲刺的加剧而变得紧凑,她全身的肌肤也跟着颤抖着,胸-
前双乳的上下律动最为亮眼,乳尖已由于过快的振动而拉出一条诱人的粉红色线
-条。
--
「嗯……嗯……嗯……」-

-  裴思思咬着几根因颤动而飘过来的发鬓,默默地承受越来越激烈插拔。
--
傅磊因其所修道法,从小练就坚定的道心,尽管裴思思的白虎穴给他难以承
-受的诱惑力,凭借着如剑般坚韧的心志硬是让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用不到一盏-
茶的时间已冲刺了三百回,然而他还在把速度提高,渐渐地已见其由于动作过快-
而出现残影。
-
-  「嗯……慢点,啊……啊……死破剑,烂破剑,我叫你……啊……啊……」
-
-  以裴思思只能,也有点忍受不住样子。傅磊像是发泄般的蹂躏着胯下肉体,-
双手突然间准确地抓住了拉成一条线的乳头,借此为力,一下子把冲刺速度提升-
到极点,二百来回的冲击眨眼间完成,才重新把阳根深深地插到底,精液全数射-
进了裴思思的子宫里。
-
-  射精过后,傅磊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无力地趴到裴思思的身上。而裴思思的-
脸上,除了稍微看到有点难受,更多的是现出了满足的表情。-
-
时不过午,绮梦楼紧锁的大门外却响起了一通密集的敲门声,惊动了楼内一-
群还在收拾的伙计,一名衣着貌似头儿的客气地打开了大门,向外面猛敲门板的
-人礼貌地说道:「大爷,午时都还没到,本店还在收拾,请您晚一点再来吧。」-
-
门外的人没答话,只是从看口外递进来一锭金子,于是一盏茶的功夫,春意
-房里便站着两个衣着堂皇的男子,其中一个看上去明显神态有异,另一个神情清
-晰的,在看见坐于房中的裴思思时,也顿时呆在现场。直到听见了裴思思的一声
-干咳,才懵然回过神来。
--
「那,那个,这位大爷可是贵客,请小姐好生服侍。」说完良久,才恋恋不
-舍地离开了房间。
-
-  裴思思走到神态有异的男子面前,引领着他走到床上,为他宽衣后,她自己
-也把身上的衣服全数褪下。-

-  男子直到看见裴思思的胴体,才咽了一下,开口说:「好,好美啊……」说
-完,如小孩见糖般扑到裴思思的身上,又咬又舔起来。-
-
「身怀真龙紫气,却是个白痴。」裴思思不无感叹地道。
--
这个神态痴呆的男子,便是当今皇上——惠帝。
-
-  刚刚高潮过的裴思思,看着眼前痴痴呆呆的惠帝,一点性欲都没有,不作任-
何动作,任由他在其身上撕咬着,翻滚着。说来也奇怪,尽管惠帝神志不清,但
-却懂得肉欲之道,居然能找得到门户,享受着裴思思诱人的肉体。-

-  当然,以裴思思阴道里的奥妙,尽管没有刻意而为,惠帝在其身上也挺不过
-一百个来回,就在惠帝泄阳的同时,身上的紫气也随着精液涌进裴思思子宫内,
-然后瞬间被吸收,一声只有道行到了一定程度才可听见的龙吟响起,最后归于沉
-寂。
--
裴思思望着床上因心满意足而痴笑的惠帝,周身龙气溢体而出,化成一阵紫-
雾,消失在洛阳城中。隐隐约约还听见她临走前留下的一句话:「晋朝到了你的-
手上,也应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