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仙姿纪
仙姿纪
 既是秋风送爽,过湖偏带滋润,待得进入楼阁,湿得一脸水雾。
--
或许只有这种说法,方能解释在如此风高物燥时节,阴魁脸上却微带着一层
-如雾般的水汽。而他本人,此时此刻几乎连如何呼吸都已经忘记了。因为在他的-
身前,一个曼妙无双的倩影正在缓缓展现其绝世无瑕的胴体——纪可儿正温柔细-
致地脱掉身上的衣物。-

-  美女自愿在眼前宽衣解带,对于每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无尽享受与满足的。尤
-其对于阴魁而言,多少年的隐匿在旁,多少年的看着她在别人身上颠鸾转凤,自-
己只能默默忍耐,待一切结束了,方能占得一点肮脏的余温。现在纪可儿就在自
-己身前宽衣,不是为了什么,也不是为了别人,完全是为了他,为了他一个人,
-这个时候,她是他的。幸福来得太突然,使得他霎时不知所措,既紧张,又期待
-啊。-

-  纯白色的腰带飘然掉落地上,柔软地绕出一个弧度,纤纤十指左右一分,深-
深地乳沟映入眼底,白皙细嫩的肌肤反射出摄人的光芒,完美得犹如精雕细琢过
-的曲线,勾勒出无限遐想。纪可儿的动作永远都那么优雅,永远都那么带给人一
-种绝不厌倦的美态。
--
「咕噜……」-
-
阴魁深深地吞了一口口水,却仍然觉得喉咙深处是那么的干涸,如同火烧一
-般。这股火烧般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导致他颤抖不已,差点连脚都站不稳。-

-  「师妹,我,我……」阴魁艰难地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却再也无法接下去-
啊。-

-  「怎么了,这最后一件,你想由你来脱吗?」
--
「我,我,我想舔……」-

-  纪可儿展颜一笑,脱去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双腿微微分开,右手伸出搭在
-阴唇处,然后两指把阴唇瓣开,道:「舔吧!」-
-
阴魁如臣得令般,立刻齐膝跪下倒背双手,爬到纪可儿身下,举头就埋进双-
腿之间,七寸长舌捅入阴户里,起劲地插拨。
-
-  纪可儿见他姿势一如往常,眉宇间稍显满意之色,随即又温柔如水。她伸出
-左手轻抚阴魁头顶,梳理着他所剩无多的头发,道:「既然是赏赐,可儿怎忍心-
还让师兄掣肘太多呢,师兄以后无需倒背双手,可以抚摸可儿的身体。说起来,
-师兄的手还没摸过可儿呢,想摸可儿的哪里呢?」
-
-  阴魁全身一颤,愕然望向纪可儿,仿佛不能相信刚刚听到的话语。-

-  纪可儿见此,再次温柔一笑,俯身在阴魁的头顶轻吻了一下,双手绕到其身
-后,把阴魁死死倒背着的手分开,放到自己的胸部上。-

-  「捏捏看舒不舒服。」-
-
却见阴魁还在惊愕当中若未闻其言的不懂反应,纪可儿复按住其双手,使其
-轻轻在胸部上打转。-

-  「舒服不?」-

-  「舒,舒服。」阴魁从惊愕中反应过来,便是一阵强烈的柔软触感。-
-
「自己捏,想捏哪就捏哪。」纪可儿如教导小孩一般的淳淳善诱地说。-
-
阴魁按在乳房上的手开始微微一松一紧地收放,速度由慢逐渐加快,力度由-
轻转重,而他的神情,也由惊愕慢慢变得欢愉。-
-
「很软,很韧,很舒服呢,真好捏,好捏!」他的面上居然流露出小孩子天
-真般的笑容。-
-
说来滑稽,阴魁一个年老色衰的老人,却一面天真的神情,就像遇上从来没-
遇过的新鲜事般,看上去要多诙谐有多诙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  他双手搓圆按扁,把乳房弄成各种形状,饱满细腻的嫩肉从他指缝中窜出来
-啊形成各种小圆包,然后又迅速被覆盖,再次从另一处指缝中窜出。抓捏的同时-
还在反复磋磨着,时而向左,时而向右,一圈一圈变化着。忽然间,阴魁觉得掌-
心像是碰到了什么对他有致命诱惑力的一处凸起,这处凸起由最初的软软的变得-
后来越来越有弹性,磋磨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诱惑,依依不舍地翻起手-
掌一看,原来是那粉红粉红的乳头。那粉红色如同蓓蕾的乳头还在慢慢地鼓起,-
这看得阴魁差点连眼睛都要掉下来。-

-  原来纪可儿被阴魁的一番磋磨磨出了兴致,乳头开始挺立了起来。-
-
望着这粉嫩得出水的乳头变得立挺挺的,阴魁的情欲再度高涨,五根手指同
-时间捏住,左拧右拧弄得个疯狂迷乱。
--
「啊,啊……」-

-  纪可儿呻吟声响起,显然也是被阴魁的这番动作弄得个销魂蚀骨。-

-  「弄,弄痛你了?」这一声呻吟,却把阴魁的魂魄喊回来了。
-
-  「不,虽然痛,但是很舒服,师兄弄得舒服吗?」纪可儿满面红潮的回道。
--
「舒服,太舒服了。」
-
-  「师兄还没回答可儿呢?」-

-  「回,回答什么?」
--
纪可儿赏了阴魁头顶一个爆栗,说:「可儿刚才问你,你想摸可儿身体的哪
-个地方?」
--
「我。」阴魁犹豫了一下,说,「我想摸师妹的脸。」-
-
纪可儿没想到阴魁回如此回答,定眼看着他。-

-  「其,其实我想摸师妹的脖子,想摸胳膊、乳房、下阴、大腿……摸透你全-
身每一处角落,一寸肌肤都不想放过,不过我最想摸的,是你的脸。」阴魁越说
-到后面,神情便越坚定。-
-
「为什么?」纪可儿问。-
-
「因为我不想忘记你的样子,下辈子,我还跟着你!」
--
纪可儿听罢,瞳孔一紧,扑身搂住了阴魁。
--
娇躯成怀抱,青丝起浪涌。-

-  纪可儿牵住阴魁双手捂住脸颊,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彷如恋人对望。-
-
「师兄想摸可儿的脸,可儿就让呢摸个够,而且以后可儿的身体都任凭师兄-
抚摸,师兄想什么时候要,想要多少次,可儿都给你。」
-
-  阴葵大喜过望,欢心喜跳的道:「我可以成为师妹的男人了?」
--
「不可以!」-

-  纪可儿斩钉截铁地说。-
-
顿时,阴魁如堕深渊,整个人如同石化般僵硬了。他一时间从狂喜掉入绝望-
当中,道心立显破裂之状,可以看见一股青气隐隐要从七窍中要冒出来的样子,
-那是功行退散的迹象。
--
纪可儿伸手按在阴魁胸前,帮助其梳功散气,又移身靠近,在其面上轻吻了
-一口,道:「现在还不可以,直到你练成阴灵隐匿阙最后三卷,方可完全得到我
-的身子。不过,你要是每练成一卷,都可以向我提出一个要求,我绝对满足你。-
现在,你可以尽情地抚摸我,但不能跨过最后那一步,你明白吗?」
-
-  此时阴魁在纪可儿的帮助下,一把絮乱的经脉重整好,重新稳住道心回复了-
过来。经历了这种大起大落之,还差点大破灭的过程,他还隐隐约约感觉到本来
-困扰住自己的瓶颈产生了松动,只要修炼一段时日,有机会会再次突破。这时候
-啊阴魁方知道这一切都是纪可儿刻意所为,先帮助其克服瓶颈,再刺激其对于修-
炼的渴望,所有的一切,都在为他着想,他感激的同时又被强烈的幸福感占据。
-望着纪可儿勾魂摄魄的胴体,蠢蠢欲动的道:「多谢师妹的用心良苦,我,我真
-想狠狠地吻你,以示我对你的感激之情。」
-
-  「等你练成下一卷,你可以向我提出这个要求,现在的你,只能抚摸我的身
-体。」纪可儿妩媚笑之。
-
-  「那我现在能提出个小小的要求么?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

-  「哦?那是什么要求?」-

-  「我看师妹刚才宽衣优雅无双,也想你帮我宽衣。」
-
-  「你这人真是得一想二,刚才才说最想摸我的脸,下辈子还跟着我什么的,-
让我有好一阵子感动,现在又成了这样。」
--
「呵呵,摸你的脸是一定的,不过我得留到最后,因为我来主意了,等下我-
必定全身心抚弄师妹的身体,还得劳烦师妹服侍一下我老二,待我射了精,我就
-把精液涂在手上,到时候才抚摸师妹的脸,岂不过瘾。」-

-  「想不到你还想到这种肮脏主意来。」纪可儿戏谑的说。-
-
「师妹是个懂情趣的人啊啊,不畏肮脏,我跟了师妹那么久,我哪里会不晓
-得。」-
-
阴魁此时的神情已经是贼亏亏的。-
-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
「我的胆子不全都是你给的吗?」-

-  阴魁如今的心情非常的好,真的是非常的好,甚至比当初他刚修成基础道法
-啊蓦然间从一介凡人变成一名修士,一步登天踏上修道成仙之路时的喜悦之情还-
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事实,也由不得他不欢喜。他天资不佳,不管如何努力,修
-炼何种功法,道行亦晋升缓慢,最终止步于二十年前,永无成仙之望。成仙之愿
-落空,他颓然若失,身心懈怠,终日浑浑噩噩,亦便如是头上根根发丝剥落,最
-终变成这幅糟老头的形象。直到十二年前,他收到师门任务照顾一名刚进门的小-
女孩,自第一眼看见这小女孩,他便被其玲珑娇巧的模样深深吸引住了,如像重-
拾希望般焕发出夺目神采。自此全心全意地照顾她,保护她,看着她长大成人,-
从幼嫩到亭亭玉立,从童真到青春逼人,看着她的身体越发长得玲珑有致,看着-
她被门内真人开苞,看着她魅惑渐成,癫迷众生……她就是纪可儿,她就是阴魁
-的一切。他都已经忘记了有多少次眼睁睁看着她跟别的男人交欢时所带来的剖心-
痛楚,也不堪回首一次次被她冷落一旁所带来的沉痛绝望,所有的一切到了此时
-此刻,都是值得的。因为,他已经得到她的许诺,他,最终是可以得到她的。-

-  阴魁无尽享受着纪可儿的纤纤玉手在他的身上游走,为他细心地脱去一件又-
一件的衣物,每一次的触碰,都美到心窝里去。-
-
「有这么幸福吗?」纪可儿顽皮的斥责道。-
阴魁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那儿傻傻的微笑着,面庞一狐狐的皱纹,仿佛都附-
和着嘴角的幸福。他配合着纪可儿的动作直至最后一件衣衫落地,才缓缓的举起-
双手,搭在纪可儿的肩膀上,一寸一寸细腻温柔地抚摸着。
-
-  「原来师妹的肌肤是如此的细滑,我都担心我粗糙的双手会不意间划破了你-
的肩膀,伤着了你。」阴魁无限珍惜的道。
-
-  「少贫嘴了,这些甜言蜜语我听多了,腻。」
--
「我说的可都是肺腑之言,啊啊啊,别那么快,我坚持不住。」
--
「我让你再多嘴。」-

-  原来说话之际纪可儿拾起阴魁的阳根,猛的一阵套弄,弄得阴魁措手不及。-

-  在纪可儿面前,他本来就没有多少抵抗力,如此几下便几乎得泄阳了事,是
-以呼喊连连。-
-
「师妹且放我一马,慢慢地来,我还没摸透你全身呢,像这个地方,和这个
-地方,还有这个……」
--
阴葵上下其手,逗弄着纪可儿身体各处敏感部位,如腋下、乳荤、肚脐、股-
沟、腿侧,最后才按上那柔弱娇嫩的三寸秘境。他还是第一次用双手接触到纪可
-儿的阴户,自觉软嫩无比,滑不留手,自从摸上了这个地方,就再也离不开了。
-
-  他前搓搓,后搓搓,合指捏捏,又曲指轻划,在纪可儿的腿间前出后进,又-
把纪可儿折叠起来,臀部高高翘起,从股沟间伸手进去,继续抚弄她的阴户。-

-  「嗯嗯嗯,好美,好舒服,啊……我,我站不稳了。」-
-
纪可儿连连呻吟,无力就将倒下,阴魁忙伸手扶稳,顺手按在其左边乳房上
-揉捏。-
-
「师妹,到床上可好?」-

-  「嗯嗯。」纪可儿正全身酥软,只能勉强支吾了两声。
-
-  到了床上便又是另一种姿态。只见二人体态颠倒,阴魁一边双手拿捏纪可儿
-的阴户,一边扭动下体,把紫红龟头连连顶向纪可儿的脸颊,似是要找个门户冲
-进她的体内一样。-

-  「师妹,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老二可好?」
-
-  纪可儿正兴在头上,也不管听到什么,举手就握住阴魁的阳具前后套弄,又
-不时放进嘴里吮吸一番。然而阴魁扭腰的动作越来越剧烈,导致她时不时失去了-
对阳具的掌握,使得她的脸庞常常遭到顶撞,场面是要多忙乱有多忙乱,要多淫
-荡有多淫荡。
-
-  阴魁子顾不上这些,此时他正沉浸在纪可儿胯间那因淫意而变得水润的三寸
-软缝之上。他左手掰开软缝,翻出一片粉红嫩肉,再用右手食指轻轻摸搓着,不-
一会儿看见软缝内串串淫水溅出,又把指头插进缝隙当中,把更多的淫水挖掘出-
来,再放进口中品尝。-
-
「嗯啊,嗯啊,嗯嗯嗯……」
--
「嚇嚇嚇……」
--
两人的呻吟声、呼吸声逐渐急速,渐渐接近高峰,只听见阴魁猛然全身一震-
啊,「嗯」了一声,一股黄臭液体从龟头涌出,射到纪可儿脸上,厚厚掩盖住了-
半边容颜,而且粘稠异常,气味浓烈。-
-
射精过后,阴魁脸上立显满足之色,随即马上转过身来,双手开始采集纪可
-儿脸上的精液,均匀地涂满了一掌,然后带着满掌精液温柔地抚摸着纪可儿的脸
-颊,让精液薄薄铺满了一脸。
--
「味道真浓。」纪可儿微带春意道:「这下子你可满足了?」-

-  换来的却是阴魁满面皱纹的痴痴的笑容。
--
时值九月,正是秋味渐浓,云高气爽之际,却迎来了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雨。-

-  入秋后的雨水能持续下好几天的时间,淅淅沥沥的天气丝毫没有影响过客的
-数量,西湖雨景素来一绝,那朦朦胧胧的水汽覆盖住周围苍翠的绿林,远看如像-
披上了一面神秘的面纱;雨滴打在湖面上,如镜般的湖面牵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滴答……」
--
「滴答……」地奏起一首首哀怨动人声乐。难怪古来今往如此多的文人雅士
-都以西湖为题,著作出许许多多的名言美句。
-
-  纪可儿正轻伏在窗台边上,欣赏着窗外如诗如画般的风景,目光清明剔透有
-如悟彻世间万般因果孽障,升华到无垢自然的境界一般。如今的纪可儿道法已然
-再上一层楼,达到比云霄境更高的凌霄至境,境界堪比真人,甚至略有胜之,已-
是一方大人物,威武十方,能执掌一门仙派,成为一门之主。当然,要执掌像啊-
「仙道十门」这样的大教派,还得再把凤鸣诀修炼到极致,达到无上的天外天啊
-啊——宙霄秘境。
--
此时房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一店小二从外面蹒跚地抱着一个足以装下两
-个人的大木桶进来,放下木桶后,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
-  「小,小姐,你说的,大木桶,我,我已帮您找,找来了。」店小二满脸潮
-红,青筋肿胀欲裂,显然不是全因搬运木桶而造成,那是一种兴奋到极点的表现
-啊。-
-
「那还拖拉什么,还不快去打点些温水过来伺候我家小姐沐浴,还愣着干什
-么。」门外传来阴魁嘶哑的嗓音。-

-  「是,是,小的马上就去,不,马上就回来,马上就回来。」店小二重复再-
遍,然后才艰难地收回落在纪可儿身姿处的目光,兴冲冲地跑下楼阁。-

-  「能伺候我家师妹沐浴,还敢磨磨蹭蹭的。」阴魁翘了翘嘴道。
--
「我什么时候变成是你家的了?」此时纪可儿回头应了一句。
-
-  听得纪可儿虽然言语不善,却不带责骂之色,阴魁知道她其实是故作嗔怒罢
-了,遂换上一副阿谀嘴脸上前轻靠纪可儿,左右手随即在其身上各处游动。
--
「可不是嘛,能够伺候师妹你,他上祖可算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了,你看这
-柔软细滑的肌肤,是他这种人能接触到的吗。」
-
-  自纪可儿允许他的双手能抚摸自己之后,阴魁便没日没夜的施展他的魔掌,-
只要一有可乘之机,就大肆蹂躏纪可儿一番,这些日子可是把他爽了个半死。不
-过他也没有忘记纪可儿给他的许诺,肆虐之余仍花费大心神在修炼之上,松动的
-瓶颈终于告破,道行提高不只一点,已然开始修炼阴灵隐匿阙最后三卷的第一卷-
啊,并且已接近完成阶段。-

-  「这段时间都是我伺候你沐浴,为何今天你让这小子了?」阴魁一边把手伸-
进纪可儿的裙袍内,一边疑惑地问。-
-
「因为我想要男人了,况且今天我们就离开这里。」-
-
「离开?去哪里?」-

-  「极乐归宿。」-

-  「极乐归宿?那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  「那是修道界极隐密的一处秘地,没有收到邀请的人,是不会知道有这个地
-方的。」
--
「那这极乐归宿在哪,我们怎么去?」-

-  「就在这西湖湖底。」
-
-  「什么!」-

-  就在二人谈话期间,店小二再次回到阁楼内,双臂还一连搭着八只木桶,其-
中七个装满温水的木桶,最后一个是零零种种的鲜花瓣,也不知道凭他如此瘦弱-
的身体是如何做得到的,不过他满脸像吃饱了灵药仙丹般一副充满力量的样子。
--
「小……我回……了。」店小二根本连一句话也顾不上说全,就急急忙忙地-
把所有的温水都倒进大木桶内,然后才趴在边上大口大口的回着气。-
-
「好好伺候,稍有差池,哼。」-

-  在店小二进来之前,阴魁就已经施展隐匿之法回到门外,此时才呵斥道。
--
「一定,一定。」
-
-  阴魁遂把门锁上,如是者阁楼内只剩下纪可儿和店小二两人。要说店小二刚-
才还在大口回气,如今他可是连大气也不敢回了。-

-  店小二有生以来,虽然见过不少游历西湖的俊男美女,但是何曾有一人能和
-眼前纪可儿相比。自从见识过纪可儿的绝世姿容后,他就觉得以前所见过的所谓
-美女丽人,通通都不过是一坨脏泥,没错,就是脏泥,拿她们来相比,简直就是-
拿天上的仙女与凡间的脏泥,根本就是云泥之别。自己能伺候她的起居饮食,已
-经美不可言。他简直无法相信当初那秃顶老者的委托,无法接受如今这个伺候啊-
「仙女」沐浴的事实。单单是想象一下,已令他浑身充血,青筋欲裂。
--
一阵欷歔的飘雨之声打破了阁楼内的沉寂,店小二往窗台处望去,看见纪可
-儿已经伸出纤手示意他过去。他似乎忘记房间里只剩下他两人,还向左右看了一-
眼,确认纪可儿找的人就是自己,才步履阑珊的走过去。
-
-  「帮我宽衣吧。」
-
-  纪可儿平静的话语让店小二心里掀起了巨天海啸,似乎连心脏都有点承受不-
了,面上的红潮迅速变成枣红色,又变成淤紫色,全身绷紧僵硬得,一口气竟喘-
不上来,如同站不稳的石柱摇摇欲坠,看来就要倒下。
-
-  纪可儿见此,知道店小二正处于弥留之状,随时都可能因过度刺激导致窒息-
而亡,于是指尖一道绿茫发出,射入店小二心脏处,瞬间蔓延至全身,那是一道
-生机之气,可帮助常人活血化气,梳理经脉,把人从死亡之际唤醒生机的气息。-
-
得到了这道生机之气,店小二僵硬的肌肉重新软化,淤紫色的脸色也渐渐回-
复正常,神智也重新回来了。他竟对自己刚才的情况懵然不知,战战兢兢地抬手-
接住纪可儿的指尖,感受着那接触之处所带来的纤弱,久久不能自已。
--
「还在等什么?」纪可儿道。
-
-  「我,我不知道怎么做。」店小二小心地说,生怕得罪佳人。
-
-  「你从来没脱过女人的衣服?」-

-  店小二「咕噜」一声吞了一口,把纪可儿扶到木桶边沿,才抓住她的腰带,
-一寸一寸的往左右分。
--
裙袍落地,露出纪可儿光滑的手臂与高挑的双腿。「咕噜……」
--
又一声吞咽,店小二眼珠都要掉下来了,却不忘操作着双手脱去其身上的内
-衣,最终把赤条条纪可儿尽收眼底。
--
这是怎样完美的一副胴体!-
-
还未来得及一声感叹,他裤裆里就湿润了一片——就这一眼,就已经令他射-
精了。-
-
纪可儿进入木桶内,信手拿起旁边的花瓣散漫一池,然后优雅地清洗着身体
-啊。-
-
「帮我擦背。」-
-
刚射完精的店小二还未回果身来,听到纪可儿如此一说,才木讷地拿起丝布
-啊,就势就要搭在纪可儿的后背。
--
「你不进来,如何伺候我浴洗。」-

-  「啊,是……什么!」店小二惊讶道。
--
隐匿在一旁的阴魁,看着二人鸳鸯戏水,心里着实酸溜溜的:「哼,你十八
-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了,待我修炼全最后三卷阴灵隐匿阙后,任何男人都休想-
靠近可儿师妹,她是我的。」
--
店小二当然不知道阴魁的心思,事实上他现在也不可能再有其他心思了,因-
为同与纪可儿赤身相坐于水中,感受着纪可儿胴体的种种质感,已无暇他想。丝-
布搭在肩上,一行一行的水液往胸前落下,晶莹闪烁。流到乳头的位置又一分为-
二绕过一圈,「咚」的一声掉入水下。每一下声响都像催情仙乐一般,刺激着店-
小二的感官。尽管刚刚射过精,但是浸在水里的阳具已然重新焕发出抖抖雄风。-
-
「不要愣着,也洗一下下面的。」纪可儿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
或许店小二不甚了解纪可儿的意思,当话音刚落,他就放开了丝布,一手向-
纪可儿的臀部伸过去,一手直接往她的阴户探去,拼死拼活的又抓又摸。
--
「嗯啊……」纪可儿首部稍稍昂起,发出一声动人的呻吟,「你想要吗?可-
以啊,嗯嗯……」
--
楼阁内水花纷飞四溅,木桶中的两人已连成一体,一前一后的往返来回,荡-
起无限春意。
-
-     ***    ***    ***    ***-

-  楼阁里的激情很快就降下帷幕,当中的主角一个瘫软在两人大小的木桶内,-
另一个却已来到了西湖岸畔。
--
「师妹啊啊,怎么不让我帮你清理一下刚才那小子遗留在你身上的精液才出-
发?」
--
阴魁在一旁问道,见纪可儿彷如未闻,自觉无趣,遂转口问:「那我们怎么-
进去?」-
-
只见纪可儿从环中掏出一个铃铛似的绣花球,往球里轻吹了一口气。霎时间
-一圈透明的如像扭曲般的把纪可儿二人包裹其中,如一枝利箭般的往湖底潜去。
--
在一般人的眼中,二人只是被雨雾覆盖,渐渐看不清楚而已。-

-  一阵天旋地转袭来,世间失去光芒,浑浑噩噩地如像堕入天地混沌,万物初
-开的岁月当中,待到重新看到亮光之时,竟见一座高达百丈有余地翡翠玉石门牌
-矗立眼前,牌上赫然刻着四个大字——极乐归宿。缠绵痴恋之意外露,让人一看-
就无限眷恋,生出一股有如情人相拥不愿分离的情绪。
-
-  「这里就是极乐归宿,看这气势不比我们葵月仙踪差多少,修道界何时出现-
了这么一处地方?对了啊啊,师妹你是怎么知道这地方,又是怎么得到这个引子-
的?」
-
-  阴魁唧唧问道。-
-
「极乐归宿的宿主曾经邀请我担当这里的一个花主,这个『极乐铃铛』也是
-宿主给我的。」纪可儿随即把极乐铃铛收回怀里,「进去吧,我有些事情得找宿
-主商谈。」-
-
相传神州五千年来,每千年便有一次大气运的降临,重整天地之气,拨乱反-
正,阴阳交泰,周而复始。而第一次的大气运降临,元阳气运承受者乃千古一帝
-啊——轩辕黄帝。其时元阴气运极盛,又无人承受,阴气滋生出无数妖魔鬼怪,
-作乱人间十方净土。轩辕黄帝远征四野,欲把絮乱的元阴之气归一重组,历时六-
十余年,终于荡平八方,把元阴之气承托在一名凡间女子身体之中,交泰重整统
-一大道,至此凡间得享升平。却不料神州当中还遗留一小部分的元阴之气,经过-
百年滋长自生成人,此人艳丽无双,惊压神州各地,无一男子能抵挡得了其美色-
诱惑,偏偏此女淫性极重,几乎无一刻不享鱼水之欢,无一时不榨取阳元精气,-
导致人间淫靡之气充斥蔓延,爱欲随处可见,人人荒淫成性,不善生产。直到后-
来诸多修道高人觉醒联手诛邪,大战此女于荒漠苍野之中。眼见其中还有不少曾-
享受过其无尽温柔、共度良宵无数之辈,女子便知自己被世道所抛弃,大怒之下
-愤然反击,重创灭杀其中不少「负心人」。但众拳难敌,被重重围攻之下最终重
-伤而遁。从此人间得以回归正道,不至于陷入爱欲当中,不能自拔。此女带伤遁
-走千万里,逃至如今的西湖之地,发现西湖下的时空扭曲之处,遂遁入绝地修养
-生息,搜揽天下绝色少女,勾搭各方天才豪杰,并逐步建立起极乐归宿,以图将
-来报以被世间遗弃之怨。-
-
极乐归宿发展到今天,始祖宿主,秉承遗留元阴之气的女子早已仙游,如今-
执掌此地之人已是第三十二代宿主,身份神秘莫测,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出自哪个道门教派,甚至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他头上的蒙天梳笠,能把全身气-
息,外貌,声线,体型等等一切信息改变,就算运用大神通都不能看穿本来面貌
-啊。
--
纪可儿和阴魁二人踏入刻有「极乐归宿」翡翠门牌的刹那,门牌中央出现了
-一个黑色旋涡把二人吸入进去,又瞬间消散无形,如像二人根本未曾出现过。-
-
二人身影再次出现,已经身处一条狭长草径当中,草径两旁是一排排椭圆形
-的白玉池,池中微微泛起白雾,三三两两的丽人倩影被一个个赤身裸体的男子拥
-入怀中,或交缠互吻,或摸乳爱抚,或玩阴插弄,自成天地般旁若无人地干尽肉-
欲之事,大胆肆意的姿态体位,笔墨都不能形容。足有两三千人就如此光明正大
-地进行着剧烈的搏斗,一股股腥臊气味满布四周,呻吟浪叫,哀嚎求饶,欢声笑-
语不绝于耳。-

-  这里是真真正正的温柔乡,是男男女女乐极忘返的归宿地。
--
每一个刚进入这里的男女,都不可能不被这种淫亵气氛所感染,恨不得池中-
那正死去活来,呼天抢地,登顶狂泄,获得极大欢愉满足感的人,正是自己。-

-  阴魁一见得眼前情景,已然情不自禁的一边狂撸阳根,一边揉捏身边纪可儿-
的动人身体。
--
「凤仙子好,早在你进入极乐归宿之时宿主已有所发现,现派在下来迎接仙-
子,请仙子到长恨花殿一聚。」一翩翩美男子从草径另一端走过来,见纪可儿身
-旁的阴魁已经整个人缠住了纪可儿的身上,左手撸着阳根,右手在纪可儿裙裆里-
不停地插拨,不禁眉宇间稍露出一股带有肃杀意味的醋意,随即回复正常,又送-
出一棵透明丹丸,「贵师兄受沉沦道淫邪之气所影响,已陷入意乱情迷当中,这
-颗清明丹能助其恢复神智,请仙子收下喂入其口中,沉沦自解。」-
-
原来此草径名唤「沉沦道」,系集一万八千对男女肉欲交缠时所散发出来的-
淫邪之气,迷惑、同化进入之人,非心志坚强或有大道行者不能抵抗。
--
纪可儿伸手接过丹丸喂入阴魁口中,却不其然被男子乘机捏了掌心一把,微
-显不悦。男子却是满脸得戚之色,不把纪可儿的不悦放在眼内,轻浮的眼神如像-
要把她剥个清光然后任意耍玩一般。-
-
纪可儿也没有理会男子不敬,拉起刚恢复清明的阴魁径自往前走去。
-
-  男子望着纪可儿的背影,轻轻的说了一句:「你迟早会在我的身下呻吟的啊-
啊。」-
-
就紧随其后,引路去了。
--
三人很快穿过沉沦道,眼前是一面横跨十里的巨大瀑布,宏伟得只能仰视的-
一幅水帘滚滚而下,落到地上溅起漫天朦胧,却又出奇地寂静,不闻水流拍击的
-声响,诡异之极如此奇异景象,必定各种另有玄机,硬闯直撞只会适得其反。就-
连纪可儿都觉得就算自己全力出手,都未必能破开水帘,窥见水帘内的气象。
--
男子嘴角轻佻,似乎看穿纪可儿的心中所想,遂双手交缠眨眼间打出十七道-
法诀,水帘泛起层黑色光晕,从中间往两侧缓缓打开。-

-  「这里是水月洞天,穿过了这里才是极乐归宿的真正所在,刚才仙子经过的
-啊,最多只能算是门外之野罢了。」男子恭手道,「仙子请进。」
-
-  男子话里行间仿佛此处除他以外只有纪可儿一人,听得阴魁睚眦欲裂,却又-
明知身在异地不宜发难,好不容易才压下了满肚子的火气。-
-
这极乐归宿先有门外玉石门牌,没有信引不可内进;到沉沦道荒淫邪气迷惑
-啊稍不留神便被同化,永久沉沦;又有十里长瀑,需法诀才能开路。前面的水月-
洞天,还不知道要有何种玄机,真可谓是重峦叠影,机关尽处。-
-
水月洞天之内星光闪烁,洞壁之上满布各色各样的宝石,如夜明珠一般或明-
或暗地照耀着整个空间,嶙峋的石墙上开凿出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洞府,时不时传
-出丝丝呻吟之声。这些洞府看上去比外面沉沦道上的水池不知道要绚丽多少倍,
-应是给一些重要人物提供住所以行淫欲之地。-

-  「仙子可得跟紧在下,别看此地宽广,又有夜明宝石照引,实质上能通过的-
路只有一条,稍有差错便跌入无穷混乱时空当中,从此迷失方向,再也回不来了-
啊。」
-
-  男子娓娓道来,「穿过水月洞天,再向前便是长恨花殿了,宿主恭候仙子多-
时,终于盼来仙子造访,想必是无比心切的了。」-

-  纪可儿二人亦步亦趋的跟在男子后面,随着男子如踏九宫,走星行月般的路
-线,终于穿过了水月洞天,来到了极乐归宿的腹地。
-
-  这里的景貌与天上仙宫已然相差不远了,全部由玉石组成的如山岳般延绵千
-里的的山体,一矗一矗直差云霄的柱峰,围绕着层层叠叠的五色烟雾,柱峰顶部-
都修建成宏伟壮丽的宫殿,如兰花般傲立在高寒处,独显唯我独尊的姿态。一群
-一群仙鹤在宫殿间飞舞追逐,时而钻入烟雾中不见踪影,时而又从柱峰顶端直插-
而下,又从柱峰底部盘旋往返,消逝于云天之间。-

-  好一派人间仙境的气象。-

-  「师妹,我看这极乐归宿,比天下第一的璇玑门还有气派。」阴魁赞叹道。-

-  男子听罢脸露不肖之色,仿佛在说:璇玑还能与我极乐归宿相比?随即又正
-色道:「想必仙子也感觉到宿主的位置,在下就送仙子到这里了。恕在下冒昧,-
如果仙子想体会极乐的滋味,可随时找在下。」话毕,竟翻出一块玉牌往纪可儿
-手中塞去,隐约能看见玉牌上刻着「陆其天涯花殿」六字。-
-
「你!」-

-  看见男子如此赤裸裸的举动,阴魁终于忍不住大嚎一声,就像动手,却给纪
-可儿伸手制止住。纪可儿望着其中一座明显较高地柱峰,拉着阴魁化成一道白光-
啊,翩然飞空而去。-
-
白光最终停靠在一块足有百丈来高,刻有「长恨花殿」四个字的石碑之旁,-
显露出纪可儿二人的身影。岂知二人双脚还没站稳,便看见从殿内相拥而出七女
-一男。女的个个貌若天仙,青春可人;男的昂藏七尺,体格魁梧,头带一顶破旧
-疏笠,把面孔全遮挡住,从疏笠内传来长笑之声:「哈哈哈,凤仙子远道而来,-
本尊有失远迎啊。」
--
前一句还是男声,粗狂豪迈,后一句竟成了女音,清脆若铃,而且身影隐现
-无常,叫人无从捉摸。
-
-  「宿主大驾,实让可儿失礼。」纪可儿恭手一执,作礼示见。-

-  「仙子不必拘礼,来见过我七位红颜,到花殿内说话。」-

-  「凤仙子仙架莅临,小女子有幸见过仙子,愿仙子仙福永享,得证大道。」
-
-  在宿主身旁的七位女子齐道。
--
纪可儿点头以示回应,遂携阴魁跟从众人进入花殿。
-
-  长恨花殿四壁白皙通透,能模糊的看到殿外风光,殿壁上刻有诸多赤身裸体
-的男女身影,个个愤眉怒目的俯视世间,狰狞恐怖,怨恨无比,彷如恨透了世间
-所有,就要跳出墙壁,以怒火烧毁一切。除此之外,这些身影竟然冥冥中组成一-
个特殊阵法,禁锢神识,让人不能探测花殿深处的情况。花殿的中央是一四方石
-池,同样刻满了狰狞人面。宿主就坐落于石池之上,怀抱七位美人把酒言欢。
--
「此前我让灵通先生邀请仙子做客,担任翩翎花殿的花主,被仙子婉然拒绝
-啊不知仙子此次前来,是否主意有变?」宿主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花殿内响起。
-
-  此语听在阴魁耳中,竟震撼无比。他万万想不到纪可儿与灵通先生之间的会
-面,竟然会引发出如许情节。-

-  原来当日灵通先生出现在卞城附近,并非偶然,竟然是承极乐归宿宿主的吩
-咐,恰巧让阴魁当先遇见,给纪可儿安排了一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约见。纪
-可儿固之然要找灵通先生询问卞城外诸多修士出现的异象,但就算没有这一当事-
啊她们之间都必然是要相见的,不过却是由灵通先生找上门来。由此可见,灵通-
先生其实是极乐归宿派往俗世搜纳美女的棋子。籍着极乐归宿由古至今收纳的各-
道门精英骨干所得来的情报、资源和势力,使灵通先生博得「灵通天下」之名,
-从而诱使那些为求生存与发展,渴望得到种种信息的各个道门道教,派出门中美-
女与灵通先生进行肉体交易而换取情报,灵通先生又借着肉体交欢的机会,赠与
-各种修炼道法、仙诀诱使各道门美女加入极乐归宿,让归宿内不断有新鲜的美丽
-胴体去诱惑各道门的精英骨干,并将其收归入内。如此周而复始地进行着无止境
-的壮大,才有了今天堪比仙境的极乐归宿。-

-  「师妹的极乐铃铛,也是当时灵通先生赠与的吧。」阴魁想通了大部分的关-
节,如是者想道,却忽然打了一个冷颤,「极乐归宿如此多年来,收纳了多少势-
力,岂非不可想象?」-

-  「可儿此次前来,并非主意有变,只是有事想向宿主垂询。」纪可儿道。-

-  「哦?仙子有何事要向本尊垂询,且道来听听。」
--
「宿主集天地势力于一身,道门之事无出其右。关于惊蛰之期,以巫门为首-
啊,集合诸多道教围攻璇玑一事,我想听听宿主的意见。」-
-
「哈哈哈哈啊啊……」宿主听罢,竟仰天哈哈大笑,「原来你也是为此事而-
来。」
--
纪可儿心中一惊,问道:「除我以外,还有人向宿主提问过此事?」
--
此时只见宿主向花殿深处微微招手,轻呼道:「你也出来吧。」
-
-  纪可儿二人立即向花殿望去,从阴暗中走出来一个柔弱婀娜的倩影,身穿一
-身水蓝道裙,随着脚步迎风招展,步履阑珊,婷婷奕奕,如寒风中的枯草,自有
-一股我见犹怜之态。
-
-  「妃羽音!」纪可儿、阴魁二人同声惊呼道。
-
-  「哈哈哈……两位仙子同临我长恨花殿,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
-
「宿主说的另一位客人,就是凤仙子?」银铃响起,清脆欲滴,妃羽音的声-
容永远都给人无限的眷恋。
--
「二位仙子既然都在花殿中,便是本尊天大的福气,至于两位都提出同一个-
疑问,那就是缘分了。看来老天是想把两位仙子都同时赐予本尊,那可是连老天
-都得妒忌的福缘哪!」-

-  宿主的无限感叹,顿显悲天悯人之感,甚至阴魁听着都觉得应该替宿主同时-
获得两位美人而欢喜,得感谢上天的对世人的怜悯。正欲下跪之际,忽得纪可儿-
伸手扶持,白芒灌体而入,游遍全身,才知道不知不觉中受宿主带动,着了道儿-
啊。
--
见纪可儿如此施为,宿主目光微微流露出惊奇的神色,却被蒙天疏笠覆盖住
-啊,一点都不外露。-

-  「恭喜宿主喜获两位仙子。」七位美女齐声道。-

-  「嗯,还是你们最乖,来,亲一个。」宿主抱起身边的一名美女,与其深深
-的相吻在一起,右手插进衣襟内一阵抚摸,又把其双乳翻出衣领,让其他美女玩-
弄。-
-
纪可儿可谓对此见怪不怪了,若无其事般看着几人乱成一团。旁边的妃羽音-
却把脸别过,仿佛碰见最肮脏的场面,不堪入目。-
-
一阵骚动过后,宿主右手一挥,一阵狂风刮起,把阴魁整个人吹出花殿,才-
回国头来对二人说:「玩笑就开到这,本来你们所问之事,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
能得到答案。不过既然本尊与你俩有缘,就免费送予你们。」
-
-  「谢过宿主。」-
-
「璇玑乃三千年大派,根基极深,势力雄厚,兼有七斗大阵护山,任何势力-
都难以攻破。尽管时年适逢贪狼、破军二星追噬七斗罡气,导致千年积弱,然而-
其三千年的积累,岂同小可。基础过硬,任你如何追噬,依然可屹立不倒。巫门
-掌教洛苍岚此人修为可昭日月,与乾坤媲美,岂会不知此事。如此大动作联合各-
门各派,明面上是遏制璇玑,卫道正法,实质有大阴谋。两位仙子的师门掌教也-
深知其意,是以至此仍不作表态。可惜随着时日流转,大势所催之下,我相信他-
们也不得不随波逐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  纪可儿、妃羽音二人同时心中震惊不已。